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性愛技巧  »  甜蜜師生戀
甜蜜師生戀

甜蜜師生戀




十二月,C市早已經是一片銀裝素裹。這天早上,卓晗和汪茗欣一起出門向學校走去,汪茗欣的手正挽在卓晗的臂彎里。兩個人一起走在結冰的路上,相互扶著,雖然走得有點艱難,卻也別有一番情趣。關于兩個人的關系,學校里可以說是眾說紛紜,有人說他們只是鄰居加師生的關系,有人說他們是好朋友,有人說他們是認的姐弟,還有人說他們兩個正在談戀愛。對于最后一種說法,學校里的人都只是當做玩笑來看,偶爾有人問卓晗是不是在和汪老師談戀愛,他也只是笑著否認。但誰能想得到,這看似最不可能的居然就是真相。

  汪茗欣也跟卓晗說過,至少在他從214中學畢業之前,他都不可以告訴別人他們兩人的戀情。卓晗也明白汪茗欣是不想讓兩個人被別人說什么閑話,也就欣然應允。他們在學校是師生,是朋友,在家里就是戀人。汪茗欣也從最開始的只讓他牽手,發展為允許他摟抱親吻自己,但是嘴上這關,卓晗依然沒有突破,但就算這樣,卓晗就已經感到很高興了。白天上班上學,晚上談談戀愛,兩個人的小日子過得很是幸福甜蜜。

  一天的時間就在說快不快,說慢又不慢之間過去了。卓晗剛一回到家里,便匆匆打開書包開始做作業。今天的作業很多,語數外物化政史七科破天荒地都留了作業。卓晗在學校利用下課和自習的時間做完了數學物理化學三個理科的作業,而剩下的四個學科,就只能留到家里來做了。做完這四科的作業,足足花了卓晗三個多小時的時間,等到他把所有的作業裝回到書包里,已經是半夜十二點鐘了。

  卓晗打了個哈欠,提著書包,準備放到門口,明天上學直接可以背上就走。他剛把書包放下,卻聽到隔壁傳來了一聲尖叫。卓晗一下子就聽出是汪茗欣的聲音,便急忙開門,敲著汪茗欣家的房門,但是屋內卻遲遲沒有人回應。卓晗心急如焚,轉身回家取出汪茗欣家的鑰匙,打開門便沖了進去。卓晗一進屋,便直奔汪茗欣的臥室,屋里的燈亮著,只見汪茗欣正抱膝坐在床上,頭發散亂地披在肩上,臉埋在膝蓋中,只留下眼睛還在外面,瑟瑟發抖,眼角還留著淚痕,看起來可憐極了。卓晗走到床邊坐下,關切地問道:「欣欣。」是的,經過兩個月的相處,他在家里已經開始用「欣欣」來稱呼汪茗欣了。

  「怎么了,做噩夢了是嗎?」

  汪茗欣沒有說話,一下子撲到了卓晗身前,摟著他的脖子,不住地抽泣著。

  卓晗伸手抱住了汪茗欣的腰,輕輕地拍著,他知道,現在的她,只是需要一個依靠。過了好一會兒,汪茗欣才止住了抽泣,松開了卓晗。卓晗又問了一遍:「欣欣,是做噩夢了嗎?」

  「嗯。」汪茗欣點了點頭,眼睛紅紅的,看的卓晗一陣心疼。

  「是今天看到什么了,還是想到什么了?」聽到卓晗的問話,汪茗欣突然有點害羞地低下了頭道:「我……我晚上看恐怖片了……」卓晗有些哭笑不得:「你說你,知道自己膽小,還去看什么恐怖片。」「我看網上都說這電影有意思,就試著看了看,哪知道這么嚇人。你今天作業又多,人家又不想打擾你,就覺得開著燈睡覺應該不會怕了,沒想到還是做噩夢把你喊過來了。」

  「唉,我知道你關心我,可是就算你是老師,你也是個女孩子,我作為你的男朋友,保護你照顧你是應該的,說什么打擾啊。以后再遇到這種事情,一定要跟我說,好不好?」

  「嗯,知道了。」汪茗欣小聲說道,心里滿是甜蜜。

  「好了,你快點睡吧,我在這兒等你睡著再回去。」「可是你明天還要上課呢,要不……要不你就在我這兒睡吧。」汪茗欣說完,便害羞地低下了頭。

  「是嗎?你不怕我占你便宜。」卓晗有些戲謔地笑道。

  「不怕,我相信你。再說了,就算你真的想做什么,也沒關系,反正我是你的女朋友,讓你占點便宜也沒什么。」汪茗欣說完,下床走到衣柜前,拿出了一個枕頭,遞給了卓晗。「給你,這個是硬枕頭,你枕著應該能舒服。」說著,又回到床上鉆進了被里。

  「可是,我沒有被啊。」卓晗有些奇怪為什么她不給自己拿被。汪茗欣一聽,沒有看他,只是回手把自己那條可以蓋住整張床的大被放到了他的身上。卓晗大喜不已,急忙鉆進了被里,握住了汪茗欣還有些涼的小手。汪茗欣竭力抑制住自己心里的羞意,她知道今后和卓晗同床共枕的夜晚還有很多。她探出手去關掉了燈,便轉身躺進了卓晗的懷里。卓晗一見汪茗欣自己躺了過來,更是興奮,一把把汪茗欣摟在了胸前。過了好一會兒,兩個人才算適應了氣氛,卓晗試著問了問:

  「欣欣,還害怕嗎?」

  「不怕了,有你在我身邊,我什么都不怕了。」說著,又在卓晗的懷里擠了擠,讓自己躺得更舒服些。

  「那就快睡吧,明天早上你是第一節課。」

  「嗯,你也是。」

  很快,忙了一晚上的卓晗便進入了夢鄉,但已經睡了一覺的汪茗欣卻還有些精神。她睜開眼睛,看著面前男孩線條分明的臉龐,雖然他還有些稚氣,但卻已經是可以讓她依靠的男人了。汪茗欣只覺得,躺在卓晗的懷里,讓她感到無比的心安,傳說當中的安全感,應該就是這樣的吧。不知不覺,汪茗欣的臉上露出了甜蜜的微笑,她真想一輩子就這樣躺在這個寬闊的胸膛上。此時此刻,她只覺得自己答應做卓晗女朋友的決定是如此的正確,她知道,這個男孩一定可以帶給她幸福。想著想著,汪茗欣就在一陣甜蜜中睡去了。



  自從那日卓晗和汪茗欣睡在了一張床上,汪茗欣就再也不拒絕卓晗要和自己睡在一起的要求了。而卓晗也很尊重汪茗欣,一直沒有突破最后一道防線,除了摟著她睡覺之外,就沒有做其他的事情。這一轉變也讓兩個人的感情進一步升溫,如果是汪茗欣不用監督晚自習的日子,她都會為卓晗準備晚飯,讓卓晗放學直接去她家。而在周末的時候,卓晗更是整天地待在汪茗欣家,雖然他自己的家就在隔壁,但他根本不想回去。

  這天,正是2005年的最后一天,也是一個星期六。卓晗早在前一天晚上就趕完了作業,周六一早,就來到了汪茗欣家。兩個人一起做飯,看電視電影,玩游戲,很快就度過了這開心的一天。晚上,卓晗很熟練地把兩個人的被鋪好,便和汪茗欣一起上床,各看各的書。兩個人都對讀書有著濃厚的興趣,每天關了燈之后,都還會在睡著前討論一些書籍的內容。雖然住在一起只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但睡前看書,早已經成為兩個人共同養成的習慣了。卓晗看的是自己最近一直在看的英漢雙語版《悲慘世界》,他對這種英漢雙語版的書格外感興趣。看著看著,他無意中發現汪茗欣手中的書并不是她最近在看的《人性的弱點》,而是一本……《神雕俠侶》!卓晗不由地有些奇怪,他記得汪茗欣說過,她現在并不是很喜歡看武俠小說,今天是怎么了?過了好一會兒,他終于反應過來,神雕俠侶的兩個主人公,不就是女老師和男學生相愛的經典嗎?一想到這兒,卓晗不禁露出了會心的微笑。汪茗欣一見他看到了書名,又笑了起來,哪還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便給他拋了個嬌媚的白眼,繼續自顧自地看書。兩個人就這樣看了好久,等到卓晗抬頭看表,已經是十一點鐘了。

  「欣欣,十一點了,咱們睡吧。」說著,把書放到床頭柜上,就要伸手去關掉床頭的燈。可汪茗欣卻突然拉住了他,似乎是并不想讓他關燈。卓晗有些奇怪,因為汪茗欣平時除非工作需要,否則幾乎是不熬夜的。「還想再看一會兒?」汪茗欣搖了搖頭,把書放到一邊,很是鄭重地說道:「卓晗,我很認真地問你,你是不是真的愛我?」

  「是啊,怎么了,為什么突然要這么問?」

  「你先聽我問完,那你是不是不在乎我比你要大七歲?」「當然不在乎,我愛的是你,又不是你的年齡。」「那你以后愿意娶我嗎?」

  「一百個愿意,只要你同意,我以后就一定會娶你。」汪茗欣聽到了卓晗的回答后,頓時沒有了嚴肅的樣子,取而代之的是激動,欣喜和眼眶中逐漸溢出的淚水。卓晗一見汪茗欣哭了,卻有些慌了手腳地問道:

  「怎么了欣欣?為什么要哭?」

  汪茗欣雙手環住卓晗寬闊的后背,靠進了他的懷里。

  「因為我高興啊,你說你不在乎我比你大七歲,還說愿意娶我。雖然我知道,現在說這些還早,但是我真的很在乎你的承諾。之前看那些偶像劇,女主角動不動就哭哭啼啼的,我還以為很可笑,可沒想到,自己真的經歷了類似的事情,竟然真的忍不住會哭。今天你對我說這些,我真的很開心,就算你是騙我的,我也不在乎了。」

  「我不可能騙你的。」卓晗摟住了汪茗欣。「雖然我現在還是個初中生,但是我保證,用不上高中畢業,我絕對會有在社會上生存下去的能力,也一定養得起你。到時候,我一定風風光光地把你娶回家。」「啊?」汪茗欣有點吃驚。「你的意思是……高中畢業就結婚?」「我是這么想的,但是什么時候結婚,由你定,我聽你的。」「那還是等你大學畢業的吧,要不你用個已婚的身份上大學,可能會不方便的。反正等你大學畢業了,我也還沒到三十歲,我等得起。但是,前提條件是你不會不要我,不會跟別的女生好上。」

  「欣欣,我說過的事情,我一定會做到,你相信我。」「我相信你,老公。」汪茗欣吐出最后的兩個字只用了很小的聲音,但卻如驚雷一般在卓晗腦海中炸響。

  「你……你叫我什么?」

  「老公啊。你都說要娶我了,我肯定要叫你老公了。答應我,以后在家里,也叫我老婆,這樣我會感覺自己真的是你的妻子,好嗎?」卓晗笑了笑,沒有說話,但是他用行動做出了回答。他低下頭去,輕輕地吻上了汪茗欣溫熱的兩瓣嘴唇。

  一吻過后,汪茗欣看著卓晗說道:「老公,今晚要了我吧。」話語很短,語氣很輕柔,而卓晗的回應也很直接,他探出手去脫下了汪茗欣的睡衣,令他吃驚的是,汪茗欣的睡衣里居然什么衣服也沒有。

  「我……我早就想好,要在今晚給你了……」汪茗欣有些羞澀。

  「欣欣,謝謝你。」卓晗很是感動。

  「哎呀,我都告訴你,要叫我老婆的。」汪茗欣撒嬌道。

  「啊,對不起,老婆,我錯了。」卓晗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

  汪茗欣看到卓晗的樣子,「噗嗤」一笑,直把卓晗勾得神魂顛倒。笑過之后,汪茗欣換上了一副小嬌妻的神態,溫柔地替卓晗脫去了睡衣。映入她眼簾的是卓晗上身棱角分明如鐵塊一般的肌肉和寬大的胸膛,再往下看去則是……一條已經翹起的巨龍。汪茗欣嚇了一跳,她之前有上網搜索過,中國男人的尺寸一般都是十三四公分,出眾一點的可能會達到十六七公分,但眼前的這根……足有二十公分!汪茗欣頓時感到一陣心驚和害怕,自己的那里才多小的一個入口,能吞的下它嗎?卓晗同樣在注視著汪茗欣的身體,根據他的目測來看,汪茗欣的乳房大約是C到D之間,對于她的身形來說,已經不小了。而她的小腹潔白光滑,沒有一絲贅肉,小巧的肚臍嵌在上面,猶如一顆寶石。順著再往下看,那迷人的桃花源頓時吸引住了卓晗所有的注意力。桃源上稀稀疏疏地分布著黑色的小草,似遮非遮地擋在洞口之前,讓卓晗癡迷不已,更有去探索一番的欲望。汪茗欣見自己的身體吸引了卓晗,心中也很高興,她竭力忍住心中的羞意,任由卓晗欣賞著她的胴體。

  卓晗看了好一會兒,才開始進行下一環節:他開始用手在汪茗欣的身體上游走起來。雖然他之前也看過一些相關的視頻和文字,但是要說實踐,他和汪茗欣一樣,都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讓他只是摸摸臀乳還好,但是等到手來到了桃花源口,他還是感到很緊張,只是剛剛摸到花瓣,便不再繼續。卓晗這一緊張,手遲遲放在洞口而不入,連帶著把汪茗欣也弄得一陣難受。可是她又不好意思開口讓卓晗快點動手,兩個人都在猶豫之間,誰也不先說話。過了大約兩分鐘,卓晗才定下神來,他抬頭一看,汪茗欣的俏臉一片嫣紅,喘氣也急促了許多,細細的水流已經開始順著洞口汨汨流出。

  「老婆,你是不是……有感覺了?」

  「嗯……我感覺有點舒服,又有點難受,我猜,這就是他們說的前戲吧。」「可能是吧,我試著……來一下,你要是疼了,就告訴我,千萬別忍著。」「沒關系,你來吧。」

  就這樣,兩個處男處女慢慢地摸索著性愛的過程和技巧。期間,不懂技巧的卓晗數次不得要領地弄疼了汪茗欣,其中一次更是讓她用了接近十分鐘才緩過勁來。直到半個小時之后,卓晗的巨龍才真正穩穩地進入了汪茗欣的桃源深處。

  「老婆,我覺得下面好暖和,好舒服!你感覺怎么樣?」「我也挺舒服的,感覺渾身毛孔都打開了,過了那個疼的勁兒,就好多了。

  真沒想到,做這事也需要經歷一個『陽光總在風雨后』的過程呢。老公,你快動動吧,咱倆也不能就這樣過一個晚上啊。」

  卓晗點頭稱是,便試著將下體抽出,再插入地做了一個來回。汪茗欣只覺得那條渾身滾燙的粗大巨龍緊緊地貼在自己的肉壁上,刮出去又刮進來,雖然還有點疼痛,但卻也給她一種前所未有的舒爽感覺,讓她不由自主地發出了一聲呻吟。

  「怎么樣,還好嗎?」卓晗心里想著汪茗欣,只做了一次抽插,便停下來問道。

  「很好!老公,你快繼續,別停!」汪茗欣剛體驗了一次那種直透骨髓的快感,哪想要停下來,急忙讓卓晗繼續做下去。

  卓晗一聞美人有了要求,頓時來了精神,由慢及快,由輕到重地抽插起來。

  汪茗欣得償所愿,爽快得不住地呻吟起來。卓晗做了一百多個來回,兩個人的狀態都進入到了一個新的層面,卓晗的喘息越發粗重,而汪茗欣呻吟的聲音也是越來越大,偶爾還會帶出一兩句淫聲浪語。

  「啊……啊……老公……真好……我……我快要……啊……上天了……啊……飛起來了……老公……帶我一起……飛吧……啊……」「好啊,我就帶你一起飛!」

  漸漸地,卓晗感到下體已經有了要噴射的感覺,便加快了進出的速度,以求在自己射出之前讓身下的美人也能夠達到快樂的頂峰。汪茗欣見到卓晗的動作,只是稍微想了想,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也更激烈地迎合著卓晗的抽插。又過了幾十下,卓晗低吼了一聲,用盡全身的力氣抱住汪茗欣,死死地頂著。汪茗欣只覺得卓晗的龍頭頂到了自己的最深處,又像是敲在了自己的心坎上,將她渾身的毛孔都打開,射出的精液也如潤滑劑般填滿了自己的身心。

  「啊——啊——啊……啊……」

  極度的刺激和舒爽讓汪茗欣也不顧一切地大喊了起來,聲音幾乎要穿透房頂一般,連叫了三四聲才算停了下來。而此時,桃源中的龍頭也已經噴射結束,卓晗軟軟地趴在了汪茗欣的身上,不愿動彈,過了好一會兒,兩個人才算是漸漸地恢復了過來。汪茗欣看著身上的卓晗,心里全是滿滿的幸福。有一件事情她一直沒有告訴卓晗,那就是她之前從來沒有喜歡過任何一個男人——卓晗是她的初戀,也是她希望可以托付終身的人。對于一個女人來說,把自己的初戀、初吻、初夜還有一生都交給同一個男人真的是一件再幸福不過的事情了。而且,汪茗欣不知道的是,這也是卓晗第一次談戀愛——她同樣也是卓晗的初戀。而這件事,直到很久以后,卓晗才告訴了她。那時,雖然他們已經在一起很多年了,但這件事依然讓她高興了好久。

  卓晗看看兩個人都歇得差不多了,便開口道:「老婆,感覺還好嗎?」「好極了,做愛真的好舒服,老公,以后我們經常做好不好?」汪茗欣的聲音很是嬌媚。

  「好啊,我巴不得經常做呢,反正我身體好。干脆,咱們現在就再來一次吧。」說著,卓晗挺了挺重新堅挺起來的巨龍,再一次在汪茗欣身體里翻江倒海起來。而剛剛嘗到禁果美味的汪茗欣雖然有些害羞,但也很想重溫那種欲仙欲死的快感,也沒有提出異議地配合起卓晗的動作。難得在第二天有一個全天假期的兩人就這樣在床上翻滾著,盡情享受著魚水之歡,直到他們都感到精疲力盡,方才緊緊地摟在一起,沉沉地睡去。

  瞬間,房間中只剩下了墻上掛鐘的滴答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