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性愛技巧  »  新班級 新老師
新班級 新老師

新班級 新老師



  新的學校新的環境,新班級新同學。我能感受到,四周投來的目光,都是充滿了好奇和友善。并沒有我想象中的那種排擠。四周的新同學,一個個圍著我問東問西,對于從小就生活在這片土地的人來說。很少能接觸到外地來的孩子。我的一切,對他們來說,都充滿了神秘色彩。

  忽然,學校的鈴聲響了起來。大家都開始四處尋找自己的座位,一陣慌亂過后。前一刻,還嘰嘰喳喳的課堂。瞬間安靜了下來。大家的表情都停止了戲謔,變得有些拘謹。我有些驚訝,因為從來沒有在陜西的課堂上見識過如此的,怎么說呢,哈哈,陣仗擺的挺足。

  我甚至腦補了,我的新班主任,應該是一個,虎背熊腰,五大三粗,地中海發型。走起路來虎虎生風的中年男人。別提了,小時候的陰影啊。

  忽然,教室門口走進來一位女生,乍一打量,很漂亮,她伸出手指敲了敲門。

  便抱著一堆課本教材,走上了講臺。我很詫異,很年輕,真的很年輕,她大概是畢業不久來參加工作的女大學生吧,我心里這樣想著。

  一米六不到的身高,踩著一雙黑色的平底鞋,纖細而白嫩沒有贅肉的大腿裹著肉絲,黑色的包臀短裙,黑色的小西裝,白色的襯衫。真的像極了黃碟里看到過日本女老師,我心里齷齪的想著。(別奇怪,很多男人都喜歡從下往上看)這位女老師真的很漂亮,細看之下白凈的瓜子臉上架著一副銀邊眼鏡,秀氣而又婉約的眉毛,一雙美目流盼嫵媚,小巧精致的鼻子,粉嫩的櫻嘴,好一個絕色麗人,少年殺手。

  「同學們好,新學期,又開始了。我們……」又是同樣的套路,毫無新意的洗腦大會。我只覺得老師的音色很婉轉而動聽,軟軟的,很催眠。剩下的,就被我的耳朵自動給忽略了,我拄著腦袋,開始盯著窗外的遠山,欣賞起了風景。有些出神。

  「今天,我們的班級來了一位新同學,大家可能在剛才跟他有過接觸,下面請他上來做個自我介紹。大家歡迎!」然后教室里就響起了一片掌聲,然后老師就盯著我,發現還在發呆。

  身邊的同學,用胳膊撞了撞我。「啊?啊?!」我有些不知所措的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老師。然后也愚蠢無比的拍起了手。

  然后我就看見,老師的俏眉,瞬間緊皺。教室里也傳來一陣劇烈的哄笑聲。

  「讓你坐自我介紹呢。」身邊的同學,憋著笑。好心著提醒著我。

  我有些尷尬的做完了自我介紹,教室里的同學。也給了我很大的掌聲。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課,我就如愿以償的被叫到了辦公室。

  「新同學,我看你開學第一天,就開始發呆,這樣子可不行哦。」班主任放下手頭的課本,盯著我看了好一會兒。

  「額……」「這樣吧,我提前跟你打個招呼,我們的班級可是年級的重點班。

  我看了你之前的成績,并不是很理想。我不知道你家人花了多大的代價,請了多少關系,才將你送進了我們班。你可要珍惜這個機會。不要辜負了你的父母,聽明白了嗎?」喲,沒想到這個小妞,還這么潑辣。我心里很不屑的想到。

  班主任的表情很嚴肅。一番話說的很尖銳,又很欠扁。

  「哎,是。」「你知道就好,丑話說在前頭,你可不能拖我們班級的后腿。

  聽明白了嗎」看來這個老師,很是很針對我這種「關系戶」啊。我心里想到。

  「你學習上,有不懂的可以問同學和老師。我以后教你語文,你上課也要專心聽講。聽明白了嗎」「明白了」我回答的有氣無力。

  「大聲點!」「明白了!!!」巨大的嗓門,嚇了班主任一跳。同一個辦公室的老師都詫異的望了過來。一個個表情嚴肅,皺著眉頭。大概是很少見到我這么叛逆的學生吧。

  班主任的俏臉一陣黑一陣白。好半天才擠出一句話。「還有什么疑問嗎?有什么想對老師說的。」「沒有,很好。什么都很好。老師你也很漂亮,嘻嘻」我嬉皮笑臉的應付著。

  班主任,剛緩過來的神色,又是一陣青一陣白。辦公室的老師,也有幾個偷偷笑出了聲。

  「好了,你回去吧。」老師神氣不善的看著我。

  我如蒙大赦的逃了出去,心里想著這個班主任漂亮歸漂亮性格上是真的挺討人厭的。真想把她按在床上教訓她啊,哼哼。

  當時的我可真的沒想到。后來的我會與這位班主任,發生那么多那么多的故事。這是回話,暫且不提。

  學習上,我一直是心不在焉,上課不專心聽講。大概是我比較特立獨行。老師也比較喜歡抽我回答問題。但是,由于是留級生。之前的很多知識點都有所涉及到。所以,總是能夠回答的棱模兩可,久而久之。老師們對我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







  米白色的風衣,黑色的長褲。一頭柔順的黑發就那樣隨意的在腦后盤著。顧盼流轉間的溫柔,如水蓮般不勝微風的嬌羞,笑顏淺淡,美人如玉。老師的美就這樣俏生生的擊碎了我的心房。

  「老師,你好美。」我有些癡迷的望著她,咽了咽口水。

  就如同新婚燕爾的小夫妻般,老師就這樣溫柔的伺候著我洗漱。我閉著眼享受著美人的侍弄。還玩鬧著揩油戲弄,老師也是不躲不閃,只是免不了吃幾個風情萬種的白眼。

  老師幫我換了一身干凈清爽的衣服,就端起臉盆走了出去。

  我有些意猶未盡的追

  老師有些畏縮地往我身上靠了靠。我順勢一把摟住了她。片中也開始出現了一些香艷無比的鏡頭。我有些興奮的把手伸進老師的衣服內,大力揉捏著飽滿的酥胸。

  驚悚香艷的刺激下。我的小兄弟變得堅硬如鐵。我開始不滿足于隔著衣服。

  三下五除二,就脫掉了老師的衣物,將她緊緊擁在懷中。肆意的揉捏著白花花的乳房。

  恐懼和羞恥讓老師的身體輕輕地發抖。我開始用舌頭舔弄著老師的香頸,和耳垂。懷中的美人不安分的扭動著嬌軀。房間里的暖爐,在封閉的空間內,讓我滲出一片汗珠。溫度漸漸升高,我情欲也愈發高漲。

  我再也控制不住,將兩座長條沙發拼在一起。粗暴的剝光了懷中的小美人。

  發現老師的肉蚌已經泥濘一片,已經打濕了內褲。我有些調皮的撥弄著老師的肉蒂。老師輕叫了一聲。粉嫩的俏臉霎時間變得酒醉一般紅潤剔透,漫延到了耳根。

  看著老師白花花的肉體,毫無保留的展示在我面前。我的肉棒饑渴難耐的高高翹起。整個龜頭亮的發紫,馬眼處冒出一些透明的液體。暴起的青筋在肉棍上交錯盤虬著。我有些得意的看著我的巨根。

  微微地壓低身子,想象著學來的姿勢。將巨根對準泛濫成災的蜜穴。在洞口一圈一圈的磨擦著。時不時用龜頭磨擦幾下肉蒂。老師的身體顫抖不止,回頭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討饒地看著我。我佯裝未覺,仍然繼續著我的惡行。

  「不要這樣」老師的聲音仿佛蚊嚀一般。

  「那要哪樣?」我戲謔著調戲老師。

  「進來……要……要我。」老師的聲音有些發顫。

  「叫聲老公聽一聽,嘿嘿。」我揶揄著。

  經過了幾秒鐘的天人交戰,老師再也堅持不住。

  「老公……要我……嗯……」聽見老師嬌滴滴的叫聲。

  淫靡的前戲再也堅持不住,碩大的龜頭瞬間頂進濕潤的蜜壺。

  「嗯……」老師發出一聲嬌吟。

  我開始扶著老師的雪腰,奮力的一進一出。

  那是另一種視覺體驗,雪白滑膩的肉體,在我的進攻下,崩潰泛濫。胸前的豐盈,止不住的前后搖晃。

  想起平日里溫柔賢惠對我體貼無比的老師,此刻竟被我壓在身下,發泄著最原始的欲望。禁忌而又背德的快感讓我沉醉其中,無法自拔。

  嫩白的香臀在我的一次次野蠻撞擊下,發出肉體交擊的聲音。啪啪啪,多么美妙動聽。

  一次又一次頂進最深處,我調整著龜頭沖撞的角度。努力的讓它在溫潤濕滑的蜜穴里尋找到更加刺激的快感。

  終于在抽送幾百次以后,我感到了一陣強烈的尿意直沖腦門,我深吸一口氣。

  更加賣力的挺動。一雙手死死的抱住香臀,噴薄而出的精華,沖開了我克制許久的精關。噴發快感直沖腦門,讓我渾身的汗毛豎起。龜頭在蜜壺中噴發了幾次,我抽出肉棍,繼續噴射著。乳白的精華,灑向了香臀,嫩腿,和雪背上。致命的舒爽感,讓我迅速擼動著,爭取射出每一滴。幾滴精華,溢了出來。我努力頂著龜頭在香臀上迅速的磨擦著。享受著最后的快感。

  粉嫩的肉穴此刻有些紅腫,乳白的精液正汩汩地順著蜜穴溢了出來。看著老師一片狼藉的下體,我心里有一絲愧疚。

  有些疲憊將老師翻了翻身子,輕輕地吻去了老師臉上的淚痕,又是一陣窒息的長吻。我將老師摟在了懷里。

  「疼嗎?」「有一點。」老師有些委屈的皺了皺眉頭。

  「那么下次我輕點,嘿嘿。」我淫笑道。

  老師又氣又好笑。用力地在我腰上擰了一把。

  「疼嗎?」「嘶……啊!」我努力裝作疼痛難忍倒吸冷氣的樣子。

  「嘻嘻嘻嘻,不疼。」我瞬間嬉皮笑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