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性愛技巧  »  我的第一個女人阿靜老師
我的第一個女人阿靜老師

我的第一個女人阿靜老師


  我由衷地感激我的第一個女人──阿靜!我的第一次,第一次插入女性陰道性交,享受欲死欲仙的肉體刺激,奉獻給了不是處女的阿靜!

  那時候我剛大學畢業沒多久,分配在家鄉的一所中學教書,因為我剛到,學校沒有安排主科給我,兩三年的時間里都是政治歷史之類的科目。后來身邊的哥哥姐姐們見我還沒女朋友,就給我張羅著介紹了同在學校教書的她----我的第一個女人是阿靜(羅靜),她身高1.66米,身材高挑,貌美單純,溫柔馴順,處世隨和。是數學專業畢業,畢業以后在我們這一所職業中學授課,也是我觸及的第一女人。她奶子雪白、碩大而且堅挺,奶頭、嘴唇和陰唇都異常紅潤。正如她說的:她正常的紅唇如同涂抹過胭脂一般,而別人卻或慘淡無光或紫黑難看。

 
  第一次撫摩女性乳房,在90年3月底發生,那次足以讓我處男之身銷魂蕩漾,在阿靜第一次單獨到我處時,我終于在飯后與她親近,把她的手握住,探手進去撫摸其乳房、親她的紅唇,把她摟坐在我身上,真正享受著兩人世界的極度浪漫(為此,我在出差茂名時,還在賓館為她寫下熱情洋溢的情書,我詳細暢談當時火熱的感受,還向她發出共同生活的美好意愿。

  足以讓阿靜臉紅心跳,為之所動!可惜,給她和她給我的信件全部都于94年1月銷毀了)第一次讓年輕女性(阿靜)觸摸勃起的陰莖,在90年4月第一個周六晚上,在東湖邊,阿靜在我的鼓動下,為我裸露的陰莖來回摩擦,幫我手淫,由于春寒料峭,我竟射不出精;90年3月后的第二個周六與女性(阿靜)發生第一次性交。

  其時,她已不是處女,因為沒出血,其陰道口雖有些緊,但已無大礙。我插進龜頭后,就能夠順利抽插了。我可以感覺出來。(幾乎每次頭一回性交,我都有這樣的先緊后松的感覺)從90年4月至91年7月中旬的一年多時間里,估計我與阿靜同房睡過幾十次,性交射精次數近150次,著實她讓我嘗盡了房事之樂。

  我當時聽慣了她妹妹叫我“姐夫”!如果娶到阿靜為妻,她是那樣的順從和溫柔!我倆的性生活該是多么的和諧啊!(在91年7月,我曾經將與阿靜的性交情景繪聲繪色地描述過,當時把材料拿到站前商場復印,那個30多歲的女店員瞅見了,面露驚訝之情,連連咋舌瞠目。可惜94年1月我怕老婆發現,自行將其銷毀了)。

  在我的單人宿舍通常光一晚就進行2- 3次性交。把她剛帶回來,在幽暗誘人的白熾燈光下,尚未洗澡,就急不可待地讓她坐在我大腿上,正面相對性交一次,這時感覺新穎;澡后上床一次,臨睡前第三次,然后雙方赤裸著,我的陰莖緊貼她的如玉的胴體相擁而睡,氣息交融,合二為一。可謂浪漫至極!第二天中午,自然再性交一次。

  但我不覺得累!年輕氣盛,精液充足。有時,先提水為其擦拭洗凈下身,自己洗冷水浴,便立刻與其發生性行為。

  她是第一個吸吮我勃起陰莖的女人,可惜我當時太懵懂,沒能想到要舔她的紅艷艷的陰唇,也許吸吮她的“屄味”會特別帶勁。

  她被我干時和事后,都會說:“老公,爽!”明顯,她達到了性高潮!(當時錄象機很貴,我們從沒有一起看過三級片,性知識不多,但配合非常默契、得當,可是性交體位沒變化,我的興奮點只集中在陰莖上。

  她絲毫沒有異議。她曾經譏笑那些性經驗豐富的婦女為“老山豬”,她自謂談過戀愛,但未曾發生過性行為,我不信卻也不計較)當然我稱呼她是“老婆”。

  性交中她散亂的頭發、投入的神情和急促的呻吟,至今仍讓我如同當前,遐想聯翩。在爬在她身上性交時,因為她比我個高,通常我會一邊摸她的碩大的奶子,一邊吸吮另外一個奶子,她總能迎合我的節奏,互進互退,頭發蓬松,性感誘人!最常用的姿勢是我在上,她在下。與我性交時她頭發蓬松,異常性感。

  大多數我們采用體外射精,有一次沒有及時抽出,在她體內射精,她月經遲遲不來,用早孕試紙“先知樂”測出呈陽性(后來才從報紙的揭露中得知,這是種偽劣產品,測試結果不可信),就帶她去總醫院,幸虧人多沒有測驗,后來竟然沒事。

  還有一次,她暑假回家,去了梅州她姐姐那,也是不來月經,嚇了她一大跳,后來居然沒事。(經歷過上百次性交,我與阿靜可以算得上是“老夫老妻”了,倆人性樂趣得到充分的滿足)最驚險的是90年5月一個周六把阿靜接來性交,晚上睡過了頭,她妹妹依時上門找我,而我倆一早精神恢復,又在里面性交,只好不敢出聲,裝作里邊無人。后來她妹妹再來敲門,我只好拉上布簾,說姐姐沒來(她藏在床上)。當時,她妹妹一定會懷疑!她妹妹只好滿懷疑惑地走人。事后,我與阿靜到附近公園照相。記得我還把其中一張寄回家,鑲在鏡框里呢!

  由于我的“無賴”和阿靜的柔弱、遷就,盡管在阿靜宿舍和室外洗衣水管處,我總要纏著打開阿靜的小背心(一般她不穿文胸),要看她的乳房、撫摸她的兩個奶子,還要吸吮她兩個鮮紅的奶頭。

  當然,留下不少帶血的衛生紙。由于我色膽包天,她很難拒絕我的性交要求,同時她的性欲也及其旺盛,她甚至也不顧一切來滿足我。有幾次在阿靜來月經時照樣偷嘗禁果。在她月經期,我在自己宿舍或戴避孕套或干脆真槍實干,與她性交,她那時性欲也特別強盛,樂意奉陪。因此我把事后擦拭的帶血、帶精液的衛生紙和避孕套丟棄、堆放在床底下,床底下許多帶血、帶精液的避孕套和衛生紙。

  1990年12月21日(星期五)晚,我騎單車去阿靜學校,回來,與她一同乘坐小巴士回我宿舍,晚上又與其性交,大干了幾次。在90年她的暑假和91年寒假里,在我宿舍和她學校宿舍里,我們都睡過幾次。性交得很爽!我于91年1月用相機拍照有10來張,沖曬后很陶醉,可惜后來怕人發現而丟棄了。

  我真喜歡她,同樣在她所在的某學院的310宿舍,每次都當著同學面,背對他人,把手伸進她的寬松的背心撫摩她誘人的奶子(她不愛穿文胸,偶爾穿前摁扣的純棉文胸),如果沒有旁人,我一定要吸吮她的奶子。在暑假和寒假里,我與她多次在這里性交。

  在平時的周六晚上,我與她在亭子里、一樓拐角黑暗處或爬在她身上,或站著插進她的陰道性交;還在某大學圖書館旁背對學生站著性交。最浪漫的一次是,一個夜晚九點多鐘時,在她的學校亭子里,周圍燈光若暗若明,她斜靠著水泥凳,我正面爬在她身上進行性交,拼命抽插她的陰道,而外面卻正下著傾盆大雨。

  最尷尬的一次是在一個廢棄的沒開燈的黑暗的教室里,站著剛插進她的陰道,沒插幾下,性交剛發生,就被一個貿然闖進的男人把我們嚇得立刻分開身體,裝作若無其事,只得走開作罷。

  最可笑的一次是90年在我宿舍性交,當時我的性經驗還不多,我的陰莖竟然滑錯位置,進入了她的尿道口,當然抽送有力,激動異常,事情依然很順利,當我拔出陰莖在她陰毛上射精時,她才發覺我插錯了地方。(此后再沒有第二個女人的尿道讓我插進去過),有點不對勁,感覺有點怪,我笑她說:“你這大屄屄!”。

  平生僅此一次。她的尿道口可謂大矣!之后,再也沒有這樣的荒唐事發生了。

  倘若有一、兩個星期沒有性交,見到她,我的眼睛眨得難受,眉毛直跳動,就象要噴出欲火,恨不得馬上就把陰莖插進她的下身,狠命干她!這種感覺前所未有!當然,這晚我又如愿以償,在學校的陰暗的亭子里與她發生性行為了。

  欲火攻心,發泄陰道,感覺特別舒暢!最舒服的是在90年12月,我倆在嶄新柔軟的“拉舍爾”毛毯(外加一床棉被)的簇擁下性交,然后一絲不掛地摟緊睡覺,她的玉體是那樣溫潤可親,這張毛毯一直沿用至今,遙想當時情景,那是何等的溫馨浪漫啊!

  最后兩次與阿靜性交(91年6月30日和7月15日)是在她家人反對,我們冷落一段時間后,我為她妹妹阿東辦事后發生的。最后那次性交(7.15)是我到她學校接她回來睡完后,第二天步行送她到某大酒店,給了她幾元錢,目送其上車的。

  而最后一次與她接觸(她即將畢業),開頭也摸過她的乳房,但后來就不理睬我,我只得用相機記錄了她的幾張側身和背影,之后她把自己反鎖在一間空置宿舍里,我只好拍攝西下的殘陽,靜靜的桉樹林,從而絕望地孤獨地離去!(幸虧還留下這印記最后的哀鳴的情愛悲歌的照片)可能,阿靜通過關系跑到深圳機場去工作了。

  我的初戀情人就從此一去不復返,再也杳無音信了。可謂是恩斷義絕了!也許她怕我再次發生曾經的纏綿!一個讓我歡喜讓我憂的年輕女人──阿靜,竟然為了妹妹的工作,犧牲自己,獻身與我,既讓我感到可敬,又感到可惜和可悲!

  我曾經留有她的碎花小褲衩和開胸乳罩,但均于91年1月21日,被妻子發現我藏著一大堆女人文胸、內褲,才忍痛丟棄了。

  這就是我和第一個女人的真實經歷。幸虧自己當時能夠記錄下來,這段彌足珍貴的故事,才得以今日發表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