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性愛技巧  »  回憶里的小學老師白姐
回憶里的小學老師白姐

回憶里的小學老師白姐


  回憶這個東西,就像潰了的堤壩,開了口子一發而不可收,回想二十多歲時的我,大學剛畢業不久,對性還充滿了新鮮感和渴求,薪資微薄,沒談戀愛,解決性需求的方式就是自慰和勾搭良家婦女,現在一個讓我印象尤爲深刻卻又不怎麼清晰的,就是一個47歲的良家。

  時間太久,已經想不起她叫什麼了,或許一夜情緣之下,她的名字都未必是真實的,所以用一個詞代替,叫她白姐好了。?

  當時大概是08年的時候,也是通過QQ認識的,那時候QQ聊天室還有個尾聲,同城聊天的時候加好友還是很方便的。

  當時因爲囊中羞澀,也因爲初出茅廬還是個風月場上的新手,再加上一些個人偏好的緣故,我對30歲出頭40歲以下的女人特別感興趣,QQ上主動加好友的都是這個年齡段的。

  巔峰的時候,可能同時和十幾個女網友保持著曖昧關系,我的主要做法就是廣撒網、緩上床,用量變制造質變,不一定哪一個就被我摟上了。

  認識白姐就是這麼認識的,她當時在聊天室里掛著號,沒和誰聊天,我看了下頭像和資料,對她産生了興趣。當時的網名已經忘記了,記得頭像是一個粉紅大波浪長發的QQ頭像,資料里面寫的年齡是37歲。

  這個年紀的女人是我的菜,但略微有些「老」,我最喜歡的是34歲的女人,不脫青澀卻又如饑似渴,無論身體還是靈魂,都準備好迎接淫蕩的生活了,卻又對生活、對婚姻、對家庭有那麼一絲絲的忠貞和堅持,這樣的勾搭起來,感覺是非常好的,成就感也更強。?

  37歲的女人,可能早就已經被人開發過了,出過軌約過炮之后,再怎麼矜持的女子,對這方面的事情也看淡了,那種欲拒還迎、欲遮還羞的感覺就差了很多,而且這個年齡身材也不容易保養,很多女人因爲生活環境問題,可能都已人老珠黃,沒什麼魅力了。

  但31到39歲的女人,我是都要試試的。31以下太年輕,跟同齡人差不多,我沒興趣;40歲以上的女人,不惑之年已過,看穿一切,對我這樣年齡的,基本不屑一顧,很難勾搭。

  前面發文提過,我是不說自己真實年齡的,謊稱自己30歲左右,這樣勾搭起來容易一些。聊天室簡單聊了幾句之后,我和白姐加了好友,在QQ上開始了交流。

  聊天的過程了解到,她是個小學語文老師,離異,孩子上大學了,自己在家,每天除了上班之外,在家弄點兒十字繡什麼的,生活挺無聊。

  隨著聊天的深入,兩個人自然而然的就會開始交換照片或者視頻,看到照片后,我的第一個感覺就是瘦,第二個感覺就是美。照片上的她一頭長發,身材纖細,渾不似這個年紀的女人該有的那種豐腴,淡妝之下,頗有一番風情。她的相貌略高于平均水平,只是有些清瘦,顯得有一絲冷傲。

  交換過照片之后,兩個人的距離就接近了不少,但是她一直不肯視頻,這讓我心生警覺,怕她不是什麼好人,或者干脆不是女人。

  和白姐的接觸時間并沒有太久,大概一個多月以后,圣誕節即將到來,我問她怎麼過,她說自己在家過什麼節,正好我也一個人,就問她一起過怎麼樣,她猶豫了一下,同意了。

  當時在B城正是冬天,十二月份正是天寒地凍冰雪飄飛的日子,那天正趕上下大雪,我風雪無阻的打車趕赴約定好的地方,在公交站牌附近看到了她。

  當時的她一頭長發自然的披散著,穿著一件白色的貂皮外套,剛剛遮住屁股那種,不是大衣,腿上穿著一條深黑色的休閑褲,撐得很緊,看著是穿了棉褲的,饒是如此,雙腿仍然顯得頗爲苗條。

  ? ? 她的身高大概有162左右,身材比例勻稱,腿不算長,加上皮靴的高度,才顯得勻稱一些。

  我很自然的和她打招呼,問她想吃什麼,她說想吃海鮮,當時我心里就咯噔一下,吃海鮮,你弄死我得了。

  當時我就擔心她是不是網上說的那種吃便宜的騙子,或者是飯托,就有些猶豫,她看我這樣子,怎能不明白我心里的想法,就笑著說,我知道有個地方,便宜又實惠,我請你。

  她這麼說我自然嘴上得客套一下,但是心里還是保持警戒,不想被宰這一刀,畢竟我身上就一千多塊錢,不想都搭在一頓飯上。

  因爲離得不遠,加上下雪天也很難打到車,兩個人就走路過去,經過一個胡同的時候,一股穿堂風吹了過來,以我的身體素質都有些站立不穩,我出于本能把白姐抱在懷里,爲她擋住風雪。

  現在回憶,我還能想起來那種感覺,在寒冷的冬天抱住一個穿著白色貂皮的女人,清晰的聞到她的發香,還有她微微顫抖的身體,那種感覺,很美好。

  過了胡同口,我也沒有松開,繼續摟著她的腰,手就有些不安分了,她就問我你干嘛,我說扶著點,下雪路滑,別摔了。

  她找不到合適的理由拒絕我,就任我摟著她的腰,輕薄她貂皮下的身子。

  男不摸頭、女不摸腰,不是內心放下了防備,是不會讓我用這個姿勢接觸她的,到這時候我心里終于有底了。

  從最開始見面,她就對我不怎麼認可,特別是當時我的穿著打扮,還不脫學生時代的那種隨便和簡陋,相貌上更加不符合自己的定位,加上吃海鮮時的猶豫,導致在她心目中我的印象分非常低。

  ? ? 這在之后的聊天過程中她提到過,就因爲那一抱,她才心中感動,好像那一瞬間找到了一個人能夠支撐她一樣,也是因爲這個才愿意跟我繼續相處下去的。

  到了吃海鮮的地方,果然不貴,是那種近似于大排檔的地方,她也沒點什麼貴的東西,兩個人點了三盤小海鮮,簡單吃了頓飯,花了不到200塊錢,這個我還是出得起的,所以結賬的時候就搶著買了單。

  吃完飯了,正常來說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送她回家,一個是去賓館開房,但是因爲之前的插曲,她就有些猶豫,我自然想開房的,就跟她說,找個地方暖和一下吧,剛才走那一段路,都凍透了。

  她還是有些猶豫,我就又說,難得見一次面,這大風小號的,還是圣誕節,咱倆多待一會兒吧?

  她終于還是同意了,只是仍然嘴硬的說,去賓館歇一會兒就回家,我只好同意,靜觀其變。

  當時B城有個連鎖賓館,里面設計的挺好,圓床房還帶那種水晶簾的,情調很好,進屋的時候她脫了貂皮,露出里面穿著的羊毛衫,身材很好。

  我燒了水,讓她脫下靴子,我再放到暖氣片上。我也脫了外套,坐在她身邊,她跟我說,這里環境不錯呀,我附和著,要摟她,被她拒絕了。

  她很正式的跟我說,休息一會兒,不要碰她。

  我討了個沒趣,到衛生間洗漱了一下,回來的時候,她已經脫了襪子,躺在床上看起了電視。

  我躺過去,握住她一只手,冰冰涼涼的,我就問她怎麼這麼涼,她說一直就這樣。

  當時我已經就剩下一條內褲了,就把大腿伸進被子里,觸碰到她的腳丫,也是冰涼的,我就對她說,你把腳放到我腿上,給你暖暖。

  這句話一下子就攻破了她的心房,她把雙腳放在我兩條腿上,一會兒就暖和了過來,她的心也隨之融化,不再抗拒我對她身體的接觸。

  接下來的事情就很自然了,我說脫掉棉褲,暖和的快一些,她說好,就脫下棉褲,剩下了內褲;我說脫了上衣吧,放松一些,她也同意了。

  到最后,她就穿著一條內褲躺在我懷里,任我揉捏她的乳房,挑逗她的乳頭,卻仍不許我更進一步。

  我逗她,你手這麼涼,我給你找個熱乎的地方捂捂吧,她有些不好意思,問我,什麼地方?

  男人還能有什麼地方火熱?她心知肚明,我也不戳破,拉著她的手就放到自己硬了半天的雞巴上。

  手一放上去,她就不松開了,一個手捂熱了,又換一個手,等到兩個手都焐熱了,她已經氣喘吁吁的被我壓在身下了。

  她的身材很瘦,這樣的身高體重估計也就不到100斤,乳房不大但并不平坦,感覺應該能有B杯,近距離接觸的時候,能夠很清晰的看到她眼角的魚尾紋,對此我沒有在意,反而多了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泡良不同于約炮,那時候大家都還很矜持,我在這個過程中也一直特別注意女方的感受,前戲做的很充足,因爲她沒洗澡,我就沒爲她口交,但還是刺激得她淫水橫流了,才插了進去。

  她的表現很激動,很迫不及待的樣子,用手擋著臉,卻用眼睛偷看我插入她小穴時的樣子,隨著一點點的深入,她弓起腰來,迎合我的侵略。

  她的陰道很緊,感覺得到是很久沒有過性愛的,隨著我動作的加快,她配合的力度也逐漸加大,到最后,我每一下進入,她都會及時反饋回來,帶給我更強烈的快感。

  她像一顆熟透了的水蜜桃,渾身上下都透著風騷的韻味,熟練的配合著我的抽插。

  ? ? 她在床上的表現是我這些年唯一遇到的,從來沒在別的女人身上感受到過,每一次試圖插入的時候,她都會挺起身體迎合我,迎接我的到來,在我即將脫離出她的蜜穴時,又及時的用腿將我勾住,始終保持著最大幅度的抽插,卻又不至于脫靶。

  就這樣,她很快就高潮了,沒多久我也一泄如注。

  ? ? 兩個人躺著聊了會兒天,她問我是不是才25歲,我知道她在開房時看到了我的身份證,我默認,她說她也撒謊了,她的年齡是47歲,明年就本命年了,他兒子都23了。

  我心中無語,但剛才帶給我的舒爽可是真的,便不在乎的說,真看不出來,你看起來就30出頭。

  ? ? 她語聲悠悠的說,以后可不能這樣,年紀差太多了。

  其實這也是她進了賓館以后態度發生改變的原因,她沒想到我跟她的年齡差那麼多,所以就很排斥。

  然后我就問她,有沒有幻想過和我這個年紀的男人做愛,她說沒有,我說你和兒子一起生活這麼久了,看著他有沒有什麼不一樣的感覺。

  ? ? 她沈默了一會兒,說有的時候會不想讓兒子談戀愛,他帶女朋友回來的時候心里會有些不舒服。

  一起到衛生間洗漱了一下,回來的時候她自然的又握住了我有些反應的雞巴,認真的口交了一會兒,第二次性愛再次開始了。

  那是我印象中最爽的一次性愛,唯一的遺憾可能就是她太瘦了,還特別喜歡女上位,這個姿勢下,她的屁股對我的恥骨進行了強烈的摧殘。

  兩個人相互配合著,她放開了享受性愛,各種淫詞浪語都說了出來,甚至包括她對兒子的性幻想,當時我也配合著她,一起放縱情懷,享受性愛。

  其實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她就已經決定跟我不再聯系了,只不過我還年輕,沒有洞悉她的心理變化而已。

  第二天凌晨,兩個人又做了一次,這次我幫她口交了,她也讓我射到了她的嘴里,纏綿了一會兒,兩個人起床,退房,出去吃了頓早餐,就各自回家了。

  到家后,我又睡了一覺,醒來的時候看到她給我的留言,過去的就過去了,當做美好的回憶,不要再見面了。

  那之后我們有過幾次聊天,但都沒說太多話,除了相互關心一下之外,她漸漸地疏遠了和我的聯系。

  時過境遷,這麼多年,她那份獨特的風韻仍讓我記憶猶新,我覺得這就足夠了。

  只是回憶,永遠讓人無法輕易釋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