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都市激情  »  艷遇空姐幾度高潮
艷遇空姐幾度高潮

艷遇空姐幾度高潮

“尊敬的旅客,由昆市飛往千花市的1205號航班即將起飛,請關閉電子物品,不要在走廊走動。”
  楊業身穿迷彩T恤,提著一個行李包走進了頭等艙,找到自己的座位后坐下去,然后閉上了眼睛。
  感覺到飛機起飛后,他雖然閉著眼睛,但緩緩嘆了聲氣。結束了近十年的軍旅生涯,如今退伍還鄉,三分不舍三分惆悵。但想起十年未見的父親,心頭又被厚厚的期待覆蓋。
  過了一會兒,楊業聞到一陣芳香,女人的香味兒,很舒服。這時感覺到一只手緊緊的抓住了自己的手臂,他睜眼一看,一個美麗的女人正帶著一絲緊張看著自己。
  “大哥,幫幫忙,我可以坐你身邊嗎?”女人一副瓜子臉,一雙望穿秋水的眼眸含著淚水,看上去,她很是慌張。
  沈夢瑤從沒發現過頭等艙里還有這么沒素質的,剛才,她正閉眼休息,不想身邊的黑人男子對她毛手毛腳將她驚動醒來了。
  她警告了幾聲,沒想到黑人男子變本加厲,動作更加猖狂。沈夢瑤嚇壞了,她看到旁邊隔著一條走道的楊業,見他穿著迷彩T恤,直接起身跑過來了。
  楊業抬頭朝右邊看去,一個身材魁梧的黑人男子正陰沉看向他們這邊。
  這時,黑人男子起身朝這邊走來,用生澀的漢語說道:“哥們,我們換個座吧!”
  楊業沒理他。
  “如果你不識相的話,小心我把你從飛機上扔下去。”黑人男子怒了,低喝一聲。
  楊業還是沒理他,大手一伸,將沈夢瑤直接攬在懷里,用行動來說話。
  “法克!”黑人男子暗罵一聲,俯身下來,那比砂鍋還大,像黑狗屎一般黑的拳頭直接朝楊業打過去。
  “啊……”沈夢瑤驚呼一聲,拳頭眼看著就要打到楊業的腦袋上了。
  楊業右手抱著沈夢瑤,左手突然抬起,相對黑人來說不大的手掌,不偏不倚接住了這一拳。
  楊業一皺眉:“滾!”
  一股巨大的力量從他手臂傳遞到手掌,沖擊到黑人的拳頭上,黑人男子被擊退了幾步,摔倒在座椅上。
  就在這會兒,楊業和沈夢瑤換了個座位,沈夢瑤還沒來得及說聲謝謝,左手臂又將她緊緊的抱住了,一股特有的男人氣息充斥在鼻間,瞬間鬧了個大紅臉。
  黑人男子掙扎著又準備過來,楊業突然開口,用流利的英文說道:“如果你以為華夏人好欺負,那你就錯了,很可能你會因為今天的事而后悔終身。”
  黑人男子邪笑一聲,他就不行這看上去沒自己強壯的小男人能打贏自己,再說,他可是軍人出身。剛才那一下只是失誤!
  又是一拳朝這邊砸過來,楊業冷哼一聲,右手一揮,再次接住了黑人的拳頭。黑人動作很迅速,因為他是站著的,位置上有優勢,猛地一腳朝楊業的腹部踩下去,那又長又粗的大腿,似乎爆發力極強。
  當周圍的乘客看到這一大腳即將踩在楊業腹部時,有人已經忍不住捂住了眼睛。而這時,奇跡發生了。
  黑人男子踹到一半的腳又縮了回去,然后身體慢慢的,一點點的蹲到地上。
  “法克,疼……疼死我。”
  就在剛才的一瞬間,楊業五指發力,手指鉆入黑人男子的拳頭,將他的小拇指和無名指猛地后面一掰。
  五指連心,兩根手指已經被楊業掰到極度彎曲的程度,黑人男子開始求饒。
  楊業抓著他的手,慢慢站起來,一腳將他踹翻在地,喝道:“我再說一遍,這是華夏,不是你們能夠為所欲為的地方。滾!”
  黑人男子驚恐的看了楊業一眼,連滾帶爬的逃離頭等艙。
  “好,干的漂亮!”
  周圍幾乎都是華夏的乘客,看到楊業的所作所為,不禁熱血澎湃,紛紛鼓起掌來。
  “姑娘,你叫什么?”漸漸安靜下來后,楊業看著身邊的美女問道。他這才仔細注意她。
  上身穿著一件白色雪紡衫,下面是一條黑色包裙,腳上穿著一雙黑色細帶高跟鞋,一雙大長腿被黑絲包裹著,顯得極為性感。肌膚勝雪,仿佛吹彈可破,尤其是那一雙靈動的眸子,特別惹人喜愛。
  “我叫沈夢瑤,謝謝你仗義相助。你叫什么呢?”
  “我叫楊業,男,單身!”
  第2章:回家
  聞言,沈夢瑤臉色微紅,有些不知道說什么了。
  “你有微信嗎?到了千花市,請你吃頓飯。”沈夢瑤開口說道,只是想純粹的感謝一下他。
  楊業搖頭:“手機還沒來得及買。你可以把你的號碼告訴我,我記得住。”
  沈夢瑤有些驚訝,這年頭出門不帶手機的人可不多。她頓了頓,拿出一張精致的名片遞過去:“有空的話,可以去這上面的地址找我。”
  “沈夢瑤,很好聽的名字。”楊業不由贊美道。名片上只有一個名字和號碼,還有一個地址,之外并無其他信息。
  到了千花市之后,和沈夢瑤道別之后兩人就分開了,當楊業提著包走到機場外面的廣場,看著遠方的高樓大廈,不禁感慨萬千。
  攔了一輛的士,直奔振興路,家里的地址他始終是記得的。下車之后,入眼便是一座超過二十層的大廈,下面是一個購物商場。楊業記得,這里原來是幾個機械廠,每天上下學都聽到乒乒乓乓的敲打聲。
  繞過購物商場,三排五層高的居住區出現在眼中。墻壁上斑駁泛黃的顏色似乎訴說著這里的歷史。
  他直接朝第一棟樓走進去,來到301門口,他深吸一口氣然后敲了敲門。
  這里原來是單位房,后來分給了父親,不過這一走就是十年,也不記得里面的擺設了。他腦海里開始幻想和父親見面的情景,心跳難得的加快了些。
  這時里面傳來腳步聲,嘎吱,門打開了,楊業張嘴準備喊爸,但看到眼前黝黑的中年男人,他愣了一下:“姑,姑父?”
  中年男子也呆住了,半響才驚醒過來:“你,你是小業?”
  “是,我是小業,我回來了!”楊業高興道。
  中年男子立馬朝里面喊道:“阿梅啊,快出來,咱家小業回來了。”
  很快,一個身上帶著圍裙正穿著花格子老式襯衣的婦人走了出來,看到門口的楊業,楞了半響,臉上擠出一絲笑容:“呀,楊業回來了?真是的,怎么突然回來都不打聲招呼呢?”
  楊業走進屋子,里面的格局還是沒變,坐南朝北兩室兩廳。他左右看了一眼:“姑姑,我爸呢?”
  聞言,中年男子和婦人對視一眼,婦人眼珠子轉了轉,笑道:“你爸……你爸他出去有事了,小業啊,你先坐一會兒,馬上就開飯了。等下你表妹也會回來,你們這么多年不見了,一定有好多聊的吧。”
  楊業在家里四處走走看看,回憶著從軍之前的兒時生活。不一會兒,餐廳里傳來陣陣香味兒,飯熟了。
  姑父周常本一遍開酒一邊招呼楊業吃飯,姑姑楊梅則站在陽臺邊不斷朝下面張望,嘀咕道:“這孩子,說好帶男朋友一起來吃飯,怎么還不見人?”
  “哎呀,她不回來就不回來了嘛,飯菜都涼了,小業剛回來指不定餓壞了,咱先吃吧!”周常本皺眉說道。
  楊梅一聽不悅了,雙手叉腰怒道:“周常本,你什么意思?你親女兒第一次帶男朋友回家吃飯,你這樣子怎么還不樂意是嗎?”
  “哼,一天天不務正業,能帶回個好男朋友還是怎么的……”說著將酒瓶打開,給楊業和自己面前倒了一杯。
  “怎么不務正業了?不就在酒吧上班嗎?她畢業才一年,現在一個月都能賺幾千上萬了,你呢?你這個做爹的干了一輩子泥瓦匠,什么時候一個月賺過一萬了?”楊梅白了一眼,不滿道。
  周常本張了張嘴,憤怒無奈而不語。
  楊業微微皺眉,看樣子姑姑一家子內部矛盾不小。
  這時門口響起了腳步聲,嘎吱一聲門開了,一對年輕時尚的男女走了進來,女子染著一頭金黃色頭發,穿著一套露肉的牛仔短裝,耳朵和鼻子上都打了耳釘,一副十足太妹樣兒。她身邊的男子同樣是一頭黃發,嘴里叼著煙,戴著墨鏡,手里提著兩個禮品盒一起走了進來。
  第3章:他有病
  “爸媽,我回來了,這是我男朋友黃超。”周柳將腳上的高跟鞋往旁邊一甩,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
  “叔叔阿姨好,一點心意送給你們。”周超掃了楊業一眼,摘下墨鏡笑了笑。
  楊梅看到禮品盒上寫著長白山人參的字眼,一張臉笑開了花,接過禮物笑道:“小超啊,你來就來,還買這么貴重的禮品干嘛?”
  見周柳一坐在椅子上就開始玩手機,周常本咳嗽一聲:“小柳,你表哥從部隊回來了,快打個招呼。”
  周柳抬頭瞄了一眼楊業,僵硬說了句表哥好,然后繼續玩手機。這時周柳忽然想起什么,跑到楊業身邊,一副好奇的樣子問道:“表哥,你在部隊干多少年了?”
  “九年多!”
  “聽說退伍回來的老兵有不少錢吧?國家給你發了多少錢啊?起碼得二三十萬吧?”周柳似乎很感興趣的問道。一旁的楊梅也睜大了眼睛盯著楊業。
  “哦,回來之前都捐給福利院了,現在孤家寡人一個!”楊業淡淡說道。
  聞言,周柳哼哼一聲:“都捐了?你是不腦子被門夾了?我剛還準備找你借點錢做生意呢,算了,反正楊家的人都是點頭腦簡單的窮光蛋。”
  楊梅的臉色也變了變,視線又回到了黃超身上。
  開始吃飯了,楊業總感覺不是滋味兒,時不時朝門邊看幾眼,老爸怎么還不回來?
  周常本似乎心情不大好,時不時和楊業碰杯。
  這時楊業看到黃超的手臂上有一些帶紅黃色的斑疹,他皺起了眉頭朝他仔細看了過去,過了半響,楊業冷不丁抬頭朝周柳問道:“你們交往多久了?同過房嗎?”
  桌上幾人一愣,都不明白楊業怎么會問這么個問題。
  “你問這個干嘛?都是成年了還有什么不能做的。”周柳夾起一塊牛肉放進嘴里,滿不在乎說道。
  見周常本夫婦有些驚愕,黃超點燃一支煙笑道:“大表哥啊,都啥年代了,我和柳柳感情很深,再說都是成年人了……”
  “他有病!”楊業突然打斷黃超的話,一指黃超,看向周常本夫婦。
  黃超摸了一把頭上的黃毛,故意亮出手上的腕表:“大表哥,我這表知道多少錢嗎?兩萬,正宗瑞士名表。我知道你現在沒錢,但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我能有什么病?”說著,還將一把大眾標志的車鑰匙放在了桌上。
  楊業瞄了周柳一眼:“你有嚴重性病,為什么要瞞著周柳呢?要害她呢?”
  “楊業,你嘴巴給老娘放干凈點?誰有病?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性病!”周柳一拍桌子,指著楊業氣呼呼扯開嗓門喊了起來。
  “小業啊,你怎么知道,他身體有問題呢?這可不是小事兒啊!”周常本皺眉對楊業說道。他雖然知道眼前這黃毛小子不怎么樣,但他不愿意這小子真有那種病,否則就是害了自己女兒。
  “我剛才看到了他手上的紅黃斑點,在他吃飯的時候看了他的舌苔和眼睛。確定無疑,姑父,我在部隊的時候就是軍醫,這不會錯的!”楊業輕聲說道。
  “啪!”黃超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指著楊業吼道:“老子警告你,別亂說話,否則別怪老子翻臉不認人。”
  “周柳,你難道沒有發現過他的異常嗎?比如皮膚上的問題,還有你自己身上的問題。”楊業盯著周柳。
  周柳忽然記起來,兩個月前開始黃超和自己那個的時候必須要關燈,以前他的習慣都是開燈……而且,一個星期前,自己下 身奇癢,發紅,還有難聞的味道。
  看到周柳神色異常,周常本蹭的一下站起來,指著黃毛喝道:“小子,你說老實話,到底有沒有病?如果你害了我女兒,我跟你沒完。”
  “哎呀,你吵什么吵,有沒有問題明天去醫院檢查一下不就知道了。都坐下,小超,你也坐下。”楊梅見情況不對,她立即開口打圓場,并狠狠的瞪了楊業一眼。
  “小業啊,你是部隊里的醫生,說不定看走眼了呢?你表妹可是第一次帶男朋友回家,你說話也要注意著點。”楊梅朝楊業冷冷的說了一句。
  幾人坐下來了,但楊業沒心思吃飯了,他問道:“姑,我爸怎么還沒回來?”
  “哼,你爸?你爸在養老院呢,怎么可能回這里。”黃超叼著煙冷哼一聲。
  楊業一愣,立即皺起了眉頭:“你怎么知道我爸在養老院?”
  這時劉梅立即給周柳打眼色,可還是慢了,黃超一臉高傲道:“我當然知道,你爸還是我安排進的養老院。人老了,腿腳也不利索,住這里也是浪費資源。”
  楊業轉頭看向周常本夫婦:“你不是說我爸出去有事了嗎?”
  第4章:父子相見
  楊業慢慢站了起來,沉著臉說道:“這里是我家,怎么叫我爸住這里是浪費資源?姑,姑父,你們今天把話說清楚。”
  從今天回來看到的一切,楊業其實心里已經有些不安了,姑姑貪財,表妹周柳也是個虛榮之人,姑父本分但沒他老婆女兒厲害。加上這個痞里痞氣的黃超,爸爸的日子肯定不好過。而且,他剛才在房間里轉了一圈,根本沒看到一樣屬于父親的東西。
  劉梅立即走到黃超身邊,按住他的肩膀,然后笑道:“小業啊,你爸爸幾年前犯了嚴重的關節炎,一直也聯系不上你,到醫院花了五六萬都是我和老周去借來的。后來你爸說一個人住這里太孤單,小柳就讓他男朋友找關系送到養老院去了。”
  “那個養老院?”楊業不想聽她的話,直接看向黃超。
  “城東,天安養老院。哪里不太好找,你得注意點。”黃超笑呵呵說道。
  楊業直接起身,提著包就出門了。
  “哼,一個破當兵的,脾氣還這么大,真不知道這幾年兵怎么當的?”劉梅朝門口狠狠瞪了一眼。
  “媽,你說表哥回來了,他會不會把這房子要回去啊?”周柳有些擔心道。沒錯,幾年前,她和母親劉梅看上了這套房子,雖然老了些,但起碼在這寸土寸金的千花市有個安置的地方。
  后來周柳把這個想法跟黃超一說,黃超立馬來了興趣,兩人一拍即合。劉梅時不時來看自己大哥,悄悄在房間里撒上些水,讓濕氣變重。加上是老房子,防潮效果也不好,不到一年,老楊就住醫院了。
  劉梅巧言善辯,加上周柳一雙甜膩的嘴,母女倆來了幾次,就說服了老楊,在黃超的安排下,坐著輪椅進了養老福利院。
  黃超冷笑一聲:“要回來?有證據嗎?我查過了,這房子是十幾年前的單位房,當時是租借給你舅舅的,沒產權證也沒登記證,就是一張長期租賃,這么久了,那玩意兒有沒有還不知道呢。再說了,他一個小兵仔子還有什么本事?我大表哥可是刑警隊副隊長,我那邊還有幾十號兄弟,他能翻出朵花來?”
  聞言,劉梅的臉上揚起了笑容,周柳嬌嗔的看了黃超一眼,把剛才有病的事兒拋在腦后,白了一眼道:“就你能。”語氣中夾著一股得意的味道。
  周常本一拍桌子,冷哼一聲:“明天我就去工地了,這段時間不回來。”這個家,他越住越不是味兒。
  話說另一邊,楊業走到路邊攔下一輛的士,告訴司機目的地是城東天安養老院,那司機一愣,居然不知道。
  又攔了幾輛的士,才有一位司機愿意去,不過要加五十塊錢,原因是哪里偏僻而且沒回頭客。楊業只好答應。
  車子開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從有路燈的大道上轉到簡易公路,然后上了一條漆黑的砂石路,最后停在了一個掛著節能燈的石柱門口。
  楊業下車,大鐵門上掛著一把銹跡斑斑的大鎖,他喊了幾聲,一個五十多歲的保安走了過來,保安那手電晃了幾下,隔著鐵門冷聲冷氣問道:“找誰的?這么晚了,這里不接受親屬探望了,你回去吧!”
  楊業那個氣啊,這鳥不拉屎的地方起碼距離城區三十多里路,黑燈瞎火的,老子能去哪里?想著,他從兜里掏出一張百元鈔票,遞過去,笑道:“老哥,幫個忙,我才從部隊回來,著急著想見見我父親。”
  保安看到那紅大頭,又仔細朝楊業打量了一翻,才將打門打開,并告訴他十二點前必須出去。
  在一個面色冷漠的護理人員帶領下,楊業在一個門口停下了,他指著跟前一扇發霉的小木門問道:“我父親就在這里面?”
  “你以為呢?難道還是五星級酒店嗎?這是政府養老福利院,是不花錢的。”護理白了楊業一眼,轉身就走開了。
  楊業在四周看了一眼,身前就一條排水溝,散發著一陣惡臭。前面是一片橘子林,烏漆墨黑的,老人家住在這樣的環境里能舒服嗎?
  他敲了敲門,沒鎖,自動開了。一股潮濕的發霉味撲面而來,他喊了一聲:“爸……”
  “啪!”燈亮了,昏暗的燈光下,不到五平米狹小的房間里,一個老人躺在一張小木床上,有些疑惑的看著門口。
  “爸,是我,小業!”看到這情景,楊業的眼眶忍不住有些濕潤了,一步步走了過去。
  第5章:會治病,會打架
  走到窗前,楊昭輝才看清楚來人的模樣:“是小業,我的小業回來了?”老人說著,用一只手顫抖著朝楊業的臉上摸去,他生怕這又是一場夢。
  “爸,是我,回來了,真的回來了。”楊業緊緊的握著父親的手,半響,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楊昭輝掙扎著要起來,雙腿無法動彈,楊業幫忙將他扶起半靠在床上,他掀開單薄的被子,看到父親的雙腿瘦骨嶙峋,沒有一絲肉色,心中不禁一陣難過。
  “爸,你別動,我給你看看腿。”楊業說著,從腰間摸出一個羊皮包,打開后一排閃亮的銀針露了出來。
  “哎,醫生說沒法治了,以后都得坐在輪椅上。小業,你別費力了。”楊昭輝嘆息一聲,頗感無奈。
  楊業沒說話,取出銀針,對著血海、承山、足三里,三個穴位慢慢刺入銀針,右手捏著一枚一針,在血海穴上輕輕轉動著,丹田內一針翻騰,一縷元氣通過銀針進入楊昭輝的穴位,元氣順著經血進入他身體。
  楊昭輝之感覺雙腿微微有些發熱,又有些酥麻。
  十多分鐘后,楊業收針,擦了一把汗水,笑道:“爸,你動下腿試試?”
  “嗯?”楊昭輝聞言試著動了動雙腿,驚訝的發現不疼了,以前只要一動,關節處就疼的鉆心,所以不能走路。
  “不疼了,真的不疼了,兒子,你,你是在部隊學醫嗎?”楊昭輝滿臉幸喜道。
  “嗯,算是軍醫。”楊業點點頭。
  “好好好,比起我這個做老師的出息多了。”楊昭輝滿是高興。他的認知里,現在醫生是個很吃香的職業。
  父子兩見面聊了大半宿,楊業本想在這里面將就睡一晚,但空間實在太小,而且潮濕很嚴重,楊昭輝硬是要他出去找個賓館睡一晚。
  “爸,您放心,過幾天我就來接您出去,再也讓您受苦了。”楊業說完之后,提著包出門了。
  他從養老院出來后,沒有車,只能憑著感覺在黑夜里行走,大概過了半個多小時來到了簡易公路上。雖然路燈很暗,起碼不用摸黑行走了。
  走了三四百米,忽然看到前面停了一輛黑色越野車,走進了一些之后,看到車身輕微有些晃動。
  “車震?”楊業有些驚訝,但很快便釋然了,見怪不怪。
  但走了幾步,楊業便皺眉停下了腳步,他隱約聽到車內傳來微弱的呼喊聲,是什么?他屏住了呼吸,耳朵一動,是一個女孩子喊的“救命!”
  楊業加快了腳步走到車旁,透過玻璃朝里面看去,兩個年輕男子正將一個女孩摁在后排座椅上,欲做不軌之事。
  “嘿嘿,小妹兒,你就從了咱兄弟兩吧,保證讓你好好舒服一翻。啊,你敢咬我?操你大爺……”
  童菲兒簡直要絕望了,她怎么也沒想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會遇到新聞上才見到過的事。而且,這兩個家伙明顯喝了很多酒,手機也在慌亂中丟了。
  感覺身上的衣服被撕扯的越來越少,童菲兒撕心裂肺的哭喊了起來。
  “你叫,你使勁兒叫,叫啞了也沒人過來,這荒郊野外的,哈哈……”一個男子怪笑著,這小美女越是叫得兇他越是興奮。
  “喂,外邊有人。”楊業突然打開車門,把里面的兩個家伙嚇了個半死。大半夜的突然站在車門邊,還以為是鬼呢。
  兩個醉鬼看清楚楊業之后,立馬咆哮著吼道:“哪里來的小混蛋,給老子有多遠滾多遠,壞了爺的好事不然弄死你。”
  楊業懶得跟他們廢話,一手抓一個,直接從車內拖了出來扔到地上。
  “華夏這么美好,就是你們這些渣壞了景色。”楊業點燃一支煙,心中特別憤怒,今天心情本來就不好。
  “我干,老子弄死你!”一個男搖搖晃晃站起來,從身后抽出一把匕首,猛地朝楊業刺過來。
  楊業冷笑一聲,右手精準的扣住男子的手腕,朝右邊一翻,男子疼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匕首也掉了。
  楊業撿起匕首,唰唰唰,匕首仿佛在他手中有了生命一般,跳動了起來。
  他一腳踩在一個男子的臉上,匕首指著另一個男子,道:“把錢和車鑰匙留下,繞你們一命,這荒郊野外的,就算你們叫啞了也沒人過來。”
  兩個男子瞬間清醒了,剛才還在嘚瑟這地點選得好,現在已經后悔到了腳掌心里。本來是劫財劫色,現在倒好,被別人劫了。
  第6章:黑色的
  童菲兒蜷縮在后排座椅上,這個救了自己的男人從一上車就沒說話,她心里也沒底,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
  楊業一邊抽煙,抬頭朝后視鏡里看了一眼,后面的女孩身上只剩下一套黑色內衣了,雪白的肌膚在夜色里異常耀眼,看得出,她身材很好。
  突然,童菲兒見開車的楊業一只手伸進了放在副駕駛座位上的包里,她心里一晃,抽泣著道:“大哥,求求你放了我吧,我只是一個打工的,我卡里還有六千,你要的話全部給你。求求你放了我吧,我還沒談過男朋友,我不想被以后的老公嫌棄,求求……”
  “把這件衣服穿上。”楊業想笑,這妮子頭腦真簡單,要真是劫匪,能放過你個小處 初女?他的右手從包里抽出一件體恤,扔到了后面。
  童菲兒一愣,心中重重的松了口氣,她慌忙將迷彩體恤套上之后,再也忍不住疲倦,沉沉的睡了過去。
  將車子開到市區后,楊業翻看了一下剛才的收獲,有一千多現金。見后面的女孩沒睡醒,他將車子開到一家酒店門口,剛剛停下童菲兒醒來了。
  她揉揉眼睛,迷糊道:“這是哪里啊?”
  “長湖區。”楊業盯著導航說道。
  童菲兒一看車上的時間,快凌晨三點了,她驚呼一聲:“大哥,你,你能送我回家嗎?”
  楊業一愣,旋即問道:“送你回去可以,但是……你那兒還有多余的房間嗎?沙發也行。”
  沒辦法,本來退伍的時候獎了一大筆錢,不過他腦子一抽,全部給捐出去了,心想回家也用不了多少錢。但現在來看,身上一共就兩千多塊錢,必須得省著用。
  童菲兒想了想,點頭道:“有,不過只有沙發。”
  “謝謝!”楊業笑了起來。
  導航上顯示距離目的地還有五公里的時候,楊業把車子停了,他擔心那兩個家伙會因為車子而找到這個女孩,所以兩人下車后直接攔了一輛的士。
  安置小區口下車后,童菲兒穿著寬大涼快的體恤一路小跑上了五樓,然后快速打開門鉆了進去。剛才的士司機朝他看了好幾眼,那眼神總是怪怪的。
  童菲兒一進門就進了房間,換好了衣服之后她出來了,見楊業躺在沙發上已經閉上了眼睛。心中一動,喊道:“哥,你洗澡嗎?”
  楊業睜開眼睛,看到童菲兒換了一條淡粉色的裙子,一雙粉嫩的小腿露在外面,穿著人字拖的小腳丫白白凈凈非常誘人,他頓了頓:“你先用吧,等你睡了我再洗。”
  童菲兒忐忑不安進了浴室,她從沒讓一個男人進過自己的屋子,心里難免有些緊張,當然,還有一絲絲興奮。
  過了許久,見沒動靜了,楊業起身進了浴室,簡單沖了一下然后倒在沙發上很快便沉沉睡去,這一天,也夠累的。
  清晨,童菲兒被鬧鐘吵醒,一看時間她驚呼一聲:“糟了,快遲到了。”她立即打開門沖出去,然后直接打開了衛生間的門口,習慣性的脫褲子,脫到一半,看到前面蹲了個人,是男人,楊業!
  “啊……”一聲尖叫劃破了清晨的寧靜。
  童菲兒只感覺臉上火辣辣的熱,退到衛生間門外,她捂住胸口暗罵自己:該死,怎么就忘記了家里還一個男人呢?真是的,丟死人了。
  楊業也很郁悶,剛才那一驚嚇把到了“門邊”的東西又給嚇的縮回去了,怎么都不敲門呢?
  打開門之后,見童菲兒已經換好了衣服站在外面,臉紅的厲害:“你,你剛才看到什么了?”
  楊業一愣:“黑色的,蕾絲邊。”
  第7章:軍醫
  “混蛋,流氓,你給我出去……”童菲兒捏著粉拳,將楊業往外面推。
  楊業提著包走在大街上,心里想著父親的事兒,但昨晚得知姑姑說的沒錯,是父親自愿去養老院的。但不管如何,那房子是他們的,而且,養老院的條件實在太差。他很清楚,姑姑她們是想雀占鳩巢。他得想辦法把房子奪回來。
  想著家里的事兒,楊業就往家方向走去,到一個中醫館門口時,楊業看到門邊掛著一塊很大的招聘啟事:招聘醫師助理,男女不限,年齡二十五到四十歲,醫學專業畢業優先,待遇面議。
  楊業抬頭,看到門口掛著一塊牌匾:玉蓉中醫館
  大堂很寬敞,里面縈繞著淡淡的草藥芳香,柜臺后面是一個巨大的兩面藥柜,一個年輕男子正站在柜臺后伏筆寫著什么。
  “請問,這里招人嗎?”楊業輕聲問道。
  年輕男子抬頭,推了一下鼻梁上的金邊眼鏡,用審視的目光打量了一翻,道:“你是什么大學畢業的?”
  “部隊,軍醫。”楊業簡單回答。
  聞言,年輕男子皺了皺眉,指著右邊道:“館長在里面診室,這會兒沒病人,你進去面試吧。”
  搞半天你也是個打工的,楊業有些小郁悶,轉身朝第一診室走過去。敲了敲門,里面傳出一道清脆的聲音:“請進。”
  一進門,楊業便看到一個身穿白大褂,一頭烏黑秀發披在身后的美貌女人。白大褂里面似乎穿著一件水藍色襯衣,隱約可見里面的內衣花邊,肌膚如雪而且似乎保養的好,白里透紅。
  楊業目測了一下她的上圍,起碼得36D,覺得的有貨。而且她帶著一副金邊眼鏡,表情冷淡,一副十足的御女范兒。他甩甩頭,拋開雜七雜八的想法,笑道:“你好,我是來應聘的。”
  玉蓉點點頭:“坐。你是什么學歷?”
  “高中沒畢業,然后去了部隊,做了九年軍醫。”楊業淡笑著說道。
  “軍醫?那你會做什么?”玉蓉皺了皺眉。
  楊業思考了一下,抬起頭看著對方:“會治病、會打架、會看相、會……很多。”
  “呵呵,你這些特長可很亮眼啊。”玉蓉訕訕一笑,同時換了個姿勢。
  楊業注意到桌子底下一雙美腿盡然穿著黑絲,他頓了頓:“是的,很亮眼。”
  “你有醫師資格證嗎?”
  “沒有。”
  “醫師助理資格證呢?”
  “沒有。”
  “護理證呢?”
  “有身份證!”
  玉蓉已經談不下去了,她站起什么,遺憾道:“雖然我不知道你在部隊的醫術怎么樣?但是抱歉,我這里只是個小醫館,不能用沒有資格證的人!”
  楊業早知道會是這個結果,在部隊的時候那需要這個證那個證的,他的名字,他這張臉就是證。幾年前甚至有大領導邀請他去中南海,因為那時在國外,他婉言拒絕了。
  他轉身打開門,看到剛才那個年輕男子正從門口朝柜臺走去。
  “真是的,一沒有二沒有也敢跑到醫館找工作,還好玉蓉姐拒絕了!”王朝的臉上閃過一絲竊喜。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嘭”的一聲巨響,隨后不到一分鐘,兩個穿著白襯衣黑皮鞋的精壯男子抱著一個滿臉是血的女人沖了進來。
  “醫生,醫生在哪里?快來救人。”其中一個年輕男子吼了起來。
  第8章:銀針續命
  王朝愣了一下,看到女人身下還在不斷流血,他立馬一指后面:“快,送到后面觀察室。蓉姐,快,有人受傷了。”
  楊業站在門口,原本準備跨出的雙腿又停下了,轉身朝里面走去。
  玉蓉聽到動靜后,立即從診室里走出來,然后直接進了左邊的觀察室。
  傷者是一名五十多歲的婦人,穿著一條淺紫色旗袍,頭發盤著,膚色保養的極好,看上去不像是普通人。此時她上身的旗袍已經被鮮血染成了深紅色,鮮血不斷從腦袋上流下來。
  玉蓉檢查了一下傷口位置,凝重道:“腦部受到重創,抱歉,我這邊無法手術。”
  “什么?你這里不是醫館嗎?我告訴你,她要是有什么事情,你的醫館也不用開了。你知道她是什么身份嗎?”其中一個年輕男子顧不上額頭上的汗水,指著玉蓉吼了起來。
  只見玉蓉淡定道:“你殺了我也沒有用,這里是中醫館,沒有手術設備。傷者的情況必須馬上手術,如果你再耽誤,就真的沒救了。”
  “醫生,求……求求你救我……”這時,躺在床上的夫人一把抓著玉蓉,虛弱祈求道。
  其中一個年輕男子轉頭朝外面看去,車子剛才撞壞了,現在又是上班高峰期,要去最近的醫院起碼要半個多小時,女主人耗得起嗎?
  “沒時間了,腦動脈大出血,最多二十分鐘就會休克。”楊業的聲音突然在后面響起。
  玉蓉一驚,這個人怎么還沒走。
  “醫生,求求你幫忙,救救我們家女主人。”兩個年輕男子仿佛發現了救命稻草,一把抓住楊業的手臂激動道。
  如果女主人有什么三長兩短,他們兩往后也沒好日子過了。
  “喂,那個誰?你瘋了是嗎?你連醫師證都沒有怎么能救人?你出去,馬上出去,不要給我們惹麻煩。”王朝立馬走過來,指著楊業就吼了起來。
  楊業眉頭一皺:“醫者仁心,我不可能見死不救,而且,你似乎并不是這里的主人吧?”說著,楊業轉頭看向了玉蓉。
  見到楊業的眼神,玉蓉皺起了眉頭,這個年輕人今天是第一次見面,到底有沒有本事只有天知道。但眼下這個傷者確實不能再拖延,但如果沒治好,這勢必會給自己的醫館惹上很大的麻煩……
  “玉蓉姐,你不能相信一個連醫師證都沒有的人啊,他頂多就是個賣狗皮膏藥的。讓他接手的話,會害死我……”
  “啪!”一個年輕男子忍不住了,直接一耳光帥在了王朝臉上,指著他怒道:“你要敢再叫一句,我現在就把你扔出去。”
  “還有十五分鐘。”楊業看了一眼墻上的時間。
  玉蓉一咬牙:“你治吧,我就在旁邊。”
  兩個年輕男子頓時一喜,快速退到了門邊,同時將王朝給推了出去。
  楊業拿出羊皮包,打開之后迅速將銀針消毒,轉頭對身后兩名年輕男子道:“你們出去守著,不要讓任何人進來。”
  兩名男子點頭出去了,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狼行文學] 回復數字112,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順便關上了門。
  玉蓉見自己幫不上忙,退到一旁,緊緊的盯著楊業,如果有什么意外發生,她也能第一時間出手。
  羊皮包里面一排整齊的銀針躺在上面,楊業深吸一口氣,右手在上面輕輕拂過,羊皮包上已經少了四枚銀針。這一招,讓玉蓉眼前一亮。
  一針快速刺入人迎穴,楊業將一絲元氣渡入抬起傷者的腦袋,第二針刺入風府穴。兩針下去,玉蓉驚訝的發現傷者的腦袋上傷口的出血速度明顯減緩了。
  楊業抬著傷者的腦袋,第三針快速刺入后頂穴,在玉蓉震驚的眼神中,近五厘米長的銀針直接沒入傷者的腦袋。再看傷口,已經停止出血了。
  “幫我擦汗!”楊業突然說道。
  玉蓉突然驚醒,連忙拿起旁邊的手巾走到楊業身邊,小心翼翼的給他擦去額頭和臉上的汗水。
  這時楊業突然扭頭問道:“第四針下哪兒?”
  玉蓉一愣,心中不由一陣氣結,這家伙,都這時候了居然還考自己,她冷聲道:“血走心,心入腦,第四針下天突穴。”
  “不錯!”楊業點頭,右手一顫,第四針已經穩穩的刺入了天突穴。食指在針頭上輕輕一彈,半截露在外面的銀針快速顫動起來。
  “彈針?你居然還會彈針?”玉蓉忍不住驚呼一聲。她自由學習中醫,對針灸頗有見地,以前只是聽長輩說過有少數中醫高手會彈針,沒料到今天會被自己遇到,而且還是個這么年輕的男子。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狼行文學] 回復數字112,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楊業擦了一把汗,扭頭說道:“你去外面幫個忙吧,用十克白茅根、十五克艾葉、二十克地榆揉碎。和好以后拿過來,要敷上去消毒止血。”“這就可以了?她會不會留下后遺癥?”玉蓉有些不敢相信。
  “不會,放心吧。”楊業點燃一支煙抽了一口,剛才他已經用元氣疏通了傷者腦內的經脈和血路,不會留下任何后遺癥。
  玉蓉帶著激動的心情出去了,這時外面傳來一陣吼聲:“我媽在那兒?我媽怎么樣了?為什么不送去大醫院?養你們是吃屎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