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跟她做愛最性福
跟她做愛最性福

跟她做愛最性福

星期天,萱萱也沒有上網……

 星期一,萱萱沒有上網

    星期二,萱萱沒有上網我給她的留言排山倒海般,全是我的思念……

    星期三,萱萱還是沒有上網難道,給她先生發現了,不給她上網了?我不敢打電話給她,我只有焦急地等待……

    星期三晚上11。00,她終于上線了寶貝,你到哪兒去了?我想死你了,我都快急瘋了不好意思,我過香港玩了幾天,想我了:)?萱萱笑道

     跟你上過一次的床的女人就是不一樣,連說話都變了味,不再像以前哪樣矜持,表達自已也隨意了好多。

  “是啊,寶貝,我好想你啊,這幾天我天天都睡不著。——天知道我都睡得跟死豬一樣“我也是啊,我看見別的男人都覺得像你”——萱萱說“我想見你,就只是想看看你,你別想歪啊”——我還真的只是想見她,我發現在我真的愛上她,不是為了做愛,做愛只是為了更好地愛她。

  那晚上到“名典”喝咖啡——萱萱說好啊,你說幾點?我要早點過來,你知道我住在蛇口鄉下——我說晚上7點,好不好?——萱萱好,不見不散——我有些抑制不止的興奮,我才幾天沒有看見她,但我心里卻像熱鍋上的螞蟻恨不得立刻下班飛到她身邊,我覺得我好像快記不住她的樣子,我趕快做完手里的活,又是一個部門策劃,這對我簡直就是小菜一碟,我半小時就搞定了遞給我身后的設計師吳清,她是一位來自成都的美女,她對我的寫作速度向來佩服,我又賣弄般要她指正吳清是位標準的成都女子,圓圓的臉蛋,一頭精神的短發,普通話也帶有成都口音,特別溫柔。

  吳清說:“小張啊,你的這個稿子,明天我們頭兒又要讓你給我們上課了,你怎么寫這些這么快啊,我真是服你呀”她這幾句話,讓我的虛榮心得以極大的滿足,要知道吳清可是公司小伙子們追求的對像,可她單單對我情有獨衷我這人有個優點,我能一眼看出哪個女子喜歡我,也能在第一時間分辯出我何時可能跟女子上床而不會遭到女孩的拒絕,這兩樣好像是我的天賦,讓我在追求女子的道路上越走越寬廣,不過,我現在對吳清一點興趣都沒有,雖然我知道只要我出手,她一定跑不出我的手心的,我的心里現在只有萱萱,萱萱占據了我的全身,讓我不得不相信,網上也真會遇見真愛的……我比萱萱先到咖啡館,我坐在靠窗的位子,耐心地等著她,我相信我的神態一定像剛剛談戀愛的小男生似的坐立不安,不一會兒,萱萱來了,她穿了一件紅花的吊帶小背心,下面是一條純白的短裙,那樣子清純地像個小女孩,她看起來比文文還要年輕,要知道文文比我還小兩歲“來了,我遲到了”萱萱一來就坐在我的對面,我其實好想跟她坐在一起,我知道,在這樣的公眾場合,她是不敢的,我也不敢造次,要知道,我們畢竟是偷情。

  我定定地看著她,問她喝什么,她說:我只喝卡布基諾咖啡,我幫她點了,我要一壺藍山,然后我們就一直對望著,她的眼睛水汪汪的,我能清楚地看見她的雪白的胸部跟乳溝,我用腳輕輕地踢她,:“萱萱,我好想啊,你想不想我啊?”

  萱萱低著頭,假裝喝了口咖啡,什么也沒有說,只是笑笑說:你說呢?

  我也只是笑笑,我選取的位子是最后一個,別人看不到我們,除了服務生,我抓住她的手,放在嘴邊吻了一下,她連忙想抽出,“別驚慌,沒有人會看見的”

  我說我趁機坐在她身邊,玻璃外面的天已暗了,咖啡館里更是只有幾盞朦朧的燈光在閃。

  “你要做什么?”萱萱有些驚慌“別怕,寶貝,我想你”我貼著她的耳朵說,她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氣,又不是香水的味道,甜絲絲的,沁人肺腑,我好奇地問:你搽什么牌子的香水?“”我從不搽香水“”那你的體香真是好聞“我摟抱著她,她想推開我,但一看那么高的靠背,別人完全看不見我們,就由得我任意妄為我的手從她的背心里伸進去,輕輕地撫摸她的乳房,她的乳頭馬上就硬了,我的弟弟也硬了,我將拉練拉開,拿她的手放在我的弟弟上,萱萱拉開我的內褲,用手直接握住我的弟弟,我輕輕地對著她的耳朵呻吟,她轉過頭來突然吻住了我,我們就這樣一直吻著,我將她抱下躺在我的腿上她好聰明,馬上用嘴含住我的弟弟,后背坐位上的兩個人談笑著,我們卻在一片喧嘩中做著這樣的事,我覺得好刺激,捏著她的乳頭,突然好像有一個服務生向我們這邊走來,萱萱馬上坐起來,我用衣服蓋住兄弟萱萱煞有介事的喝了一口咖啡,嘴上有一圈白沫,我發現她的樣子好嫵媚,嘴邊好像沾染我精液一樣。等服務員一走,我又吻住她,幫她舔干凈她的嘴唇……我把她的裙子推高,摸她的陰部,天啦,好多水啊,好在她帶著護墊,要不內褲就濕透了。怎么辦?我好想要你“我說”我也是,我現在知道什么是欲火焚身“萱萱喃喃低語”你看過上海寶貝沒有?上面有一段在廁所做愛的情節,我們也可以試試。“====我大著膽子說。

  “看過呀,不行,那是小說,怎么可能”萱萱對我的建議不安起來我不管她怎么想,反正我是一定要解決的,我拉好褲練,叫來服務員,讓他幫我看管一下我的手提電腦,也好讓他們放心我們不是逃單,我牽著萱萱的手向洗手間走去……洗手間沒有人,是男女共用的,里面有兩個位子,外面還有一道門,我一看可以鎖住,馬上鎖上門,關上燈,以最快的速度,脫下褲子,以也幫萱萱脫掉內褲放在我的褲袋里,靠門站著,一下子就插進萱萱的陰道里,她呻吟了一下,馬上配合我動了起來,我知道必需速戰速決,我瘋狂地抽插著,外面的音樂很響,人聲也響,我說:寶貝,你可以大聲叫,沒有人能聽到“果然,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我讓她趴在洗手臺上,從后面再一次進入,用雙手握緊她的乳房,我使勁插她,她的叫聲大得嚇人,要是外面的音樂突然停了,可能全場都能聽到,“快點給我,快點射我”我知道萱萱快到高潮,我也在她的叫聲中射了我們趕快用紙搽干凈,我到廁所里關上房穿褲子,萱萱放下裙子,神情自如的打開燈,開門先出去,我在廁所里聽見進來的嘟囔著:怎么這么久啊?

  我穿好也趕緊回到坐位,萱萱笑著說:我的內褲。

  我才想起慌亂中,她沒穿里褲就出來了,我壞壞地說:我不給,這條褲子送給我,好不好?

  “不好,以后再給你,我穿的白裙,你又射了那么多,快給我,要不流出來了我拿了一疊紙墊在她的陰部,不想讓她穿上褲子,”一會再穿,我還想摸摸她“我的手又伸到她的裙底……“剛才要是有人敲門,我也不會讓你出去的,我剛才在想,就是讓別人看見,也要跟你做完,你說,我怎么變得這么瘋狂”——萱萱問道我心里一陣狂喜,這也正是我的想法,說明萱萱也好愛我,我也不知道,我也算是在情場滾過的人,怎么就會為一個大我6年的女人瘋狂成這樣?我自已也想不通。我甚至想要偷她一輩子,只要她愿意。

  我摸著她的陰蒂,她也將腿張得好開,迎接我的撫弄,我的手指上沾染著不知是她還是我的液體,但我卻有一種沖動,想把它放進嘴里,我把手指給她看,沒有想到,萱萱卻拿著我的手放進她的嘴里,她一邊吮吸著一邊含情脈脈地看著我,我覺得我要給她舔化了,用另一手一會點她的陰蒂,一會用手指插進她的陰道,她好快又到了一次高潮。

  “謝謝你,我好快樂”我沒有想到萱萱會對我說這樣的話,從來沒有哪個女人因為這個而感謝過我,覺得自已好有滿足感,為我能把我心愛的女人操得這樣舒服而自豪。

  我舔干凈另外的手指,剛才還有一絲猶豫的話,而現在完全沒有了。“我下次要舔完你的每一寸肌膚,好不好?”我也色迷迷對她說“我也要”她也說道。

  我們就這樣坐著,吻著,摸著,一直到12。00才依依不舍地告別幾天沒見她,我想著萱萱,想起萱萱那沉迷的睡容,想起萱萱舔食我精液的樣子,想起萱萱用紅酒玩的雞雞的樣子,想起萱萱舔吃我的屁眼,我簡直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玩弄著,一下子就射了!

  我跟萱萱的相識相交真的好奇怪,我們從沒有在網上做過愛,也沒有在電話里做過,但我們就能堅信屬于彼此,因為發生過了關系,我們在網上反而沒有什么話了,除了問候之外,就是彼此亮著頭像,網上所說的“寶貝,想你”也變得空洞起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