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美人江湖
美人江湖

美人江湖

江湖飄搖,血雨腥風。武林陷入了三百年來最大的一次浩劫之中,魔教死灰復燃,殘殺正義。一時間人心惶惶,不見天日。

  依存八百多年的少林古剎在凄絕夜空的籠罩下顯得搖搖欲墜。方丈室內,慈眉善目的覺痛大師微閉雙目。在他面前同時盤坐著武當、峨嵋、華山、崆峒、昆侖等名門正派掌門。這些平日地位尊崇、高高在上的武林正義之士此時卻個個噤若寒蟬,經過近半夜的討論,他們絕望的得出結論,此次的魔教勢力前所未有的強大,當前即使是各大門派聯手也不是其對手,尤其是那功力駭人的魔教8長老,每人都有強過在場任一掌門的的實力。至于魔教教主,則無人見過,神秘莫測,但是能夠高居魔教教主并令手下數萬武藝高強的教眾尤其是魔教長老們折服,功力高超自然可以想見。

  「難道正義武林真的要滅亡了嗎?」武當掌門沉痛的自問。

  「恐怕無法避免。」華山掌門陰測測的答道,「除非……」「除非怎樣?」峨嵋掌門眼前一亮,「難道還有挽救?」華山掌門沉吟道:「不知各位曾經聽說過否百花宮的傳說?」崆峒掌門譏笑道:「百花宮?這不過是流傳已久的武林神話罷了。此時此刻你怎么還有心情說這個?」峨嵋掌門回憶道:「在我極小時,也曾經聽師父說過這個發生在三百多年前的故事,當年也是魔教作亂,其勢恐怕不亞于今日,卻在一夜之間在一名絕美女子的手中灰飛煙滅。然而此女從何處來?后又到何處去?至今無人知曉,只有女子走前在絕壁留字:『百花宮使女青青』的字樣。之后就消失無蹤。這是百花宮這個名字第一次被人知曉,但是具體百花宮居于何地?宮內又有誰人則不得而知。

  如果那僅憑一人之力即可黨憑魔教的叫青青的女子只是百花宮的一名使女,那么百花宮中的人,其不是個個成了神仙?」「唉!我想這百花宮恐怕就真是個神話故事吧。再說即使當真,三百年過去,當年的人也早就不在了。」昆侖掌門嘆道。

  覺痛大師合掌唱道:「阿彌陀佛,魔教數百年一出,每次滅亡卻又不斷死灰復燃,恐怕是天降禍事以懲戒世人,我等也只好各安天命。」其他眾掌門正欲辯駁,突然遠處寺外傳來「桀桀桀——」的陰笑,一個陰磣的聲音道:「各位深夜聚會真是好興致,就讓我等來湊個熱鬧吧。」眾人正在驚疑中,一個中年僧人驚惶失措地闖進:「方丈!……方丈!不好了,魔……魔教……」覺痛大師眉頭一皺:「定清,不可慌張,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可是魔教的人來了?」定清和尚咽了口唾沫說道:「是魔教八長老帶大批魔教徒眾攻上山來了。」此語一出,眾人立刻面如死灰,冷汗直流。

  覺痛大師和掌道:「阿彌陀佛,要來的躲也躲不過,定清,敲響警鐘,各位施主跟我來。」眾人走出禪房,同時少林警鐘大作,全寺僧眾迅速集結,各掌門自己帶來的得力弟子也來到自己的師傅跟前。

  一干人等出至山門外,卻見少寺山外已是漫山遍野的火把,當前八名形態怪異、目露兇光的老者正是魔教的八大長老。眾人正在驚慌間,遠處空中又飛來一頂金色大轎,四角由四名精赤上身的壯漢肩扛。四漢于樹林枝梢之上扛轎迅疾飛行,單看其所用輕功,已可入一流高手境界。

  不多時金轎已降落至眾人跟前,眼前八大長老及山上山下上萬名教眾轟然下拜,齊聲道:「參見教主!」原來是魔教教主親至。這次魔教看來是傾巢出動,必是得到情報,要把此地正派武林的主要首腦全殲于此了。

  只聽轎中一個綿長陰森的的聲音道:「好的很,人很齊,這里的都是老頑固,恐怕是不會歸順的,干脆都殺了吧。」八名魔教長老及山下教眾轟然應諾,作勢就待沖上前來。

  正派眾人誰明知生存無望,也只好率弟子準備應敵……正在此時,遠處突然響起清亮如云的琴聲,其聲優美如絲,有若天籟之音,意境綿長,象是從天外月宮傳來,又好似近在耳邊。一時間所有的人如被一無形絲線牽拉,停住了一切動作。

  琴音由遠及近,不多時已抵至眾人頭頂。眾人揚首觀望,只見一名身穿紫裙的絕美女子手抱長琴立于樹端,夜風中秀發柔美、飄帶飛舞宛若仙子。女子出口入蘭道:「魔教這幫都是老頑固,恐怕是不會改邪歸正地,干脆都殺了吧。」口氣竟是像極了方才魔教教主。說完自己竟然也是撲哧——一笑,端的是艷麗無比,所有的人都看的呆了,疑是碰上了月宮仙子。

  好一會兒,幾個長老回過神來,滿臉怒色,但礙于紫衣女子無濤氣勢,竟不敢發作,強壓怒氣問道:「不知姑娘從何而來?竟然管起此間閑事?」紫衣女子收起笑容道:「爾等殘殺生靈,天理不容,就讓姑娘我替天行道吧。」話音一落,在場眾人立感一股無形的強大壓力從四處壓來,八名桀驁不馴的魔頭來回掙扎,竟無法動彈。臉上不由大駭。驚疑間,金轎轎頂突然裂開,一名身披金色大袍的長發男子從轎中沖天而起,流星逐月般向樹頂沖去。

  紫衣女子未料竟有人能夠突破限制向己攻來,稍稍一愣,待看清來人,旋即又抿嘴笑道,「原來是司馬教主,難怪與眾不同。」在場眾人俱是一愣,魔教教主是姓司馬嗎?不知這紫衣女子與其是何關系?

  魔教教主更是驚訝,自己的身份極為隱秘,這女子從未相識,不知為何知曉?

  這些念頭都只發生在電光石火之間,魔教教主轉眼間已是沖到了離梢頂三丈之處。

  紫衣女子巧笑盈盈,柔若無骨的蘭花玉指在琴弦上輕輕一撥,魔教教主立時直覺眼前景物竟然突然扭曲起來,一時間方向頓失,眼前一黑,栽下樹來。方才還在得意本教教主無上輕功的教眾見其與紫衣女子還未照面已經昏死過去,大駭想到:「世間竟有如此高人?難道是月宮仙子下凡嗎?」只聽紫衣女子笑道:「覺痛大師,擒賊擒王,剩下的就由你們解決吧?」這時正義門人突然壓力一輕,而魔教中任卻忽然倒地昏去。

  紫衣女子笑聲中遠去。

  覺痛大師等方才清醒過來,峨嵋掌門高音問道:「請問姑娘何人?」然而人已杳然不知蹤影。

  眾人正在后悔沒有早問女子來歷,卻聽覺痛大師念道:「阿彌陀佛,善哉善載。」眾人循著覺痛大師的目光看去,只見方才女子所立之樹的樹干不知何時留下了一行娟秀的刻字:「百花宮使女小雨」2

  搖曳的燭光中,美人如玉嬌媚。小雨面似紅霞,眼中露出幸福的神色。經過在百花學院數十年艱苦的學習修煉,如今終于要畢業了,更令自己興奮的是,經過二少奶奶,也就是百花學院的院長親自考核她們幾個成績最好的學員,她不但順利的完成了所有的常規命題,最后的特殊任務題,她抽中了鏟除魔教一題,結果完成的相當利落,因為時機和地點都很準確,正好碰上魔教教主和所有的教眾集中出場,使她連上偵察消息也不過只用了半天的時間就完成了任務,遠遠低于二少奶奶規定的三天的期限,并且正義人士無一傷亡,結果加了額外分,獲得了本屆畢業的最高分,現在想想只自己真是太幸運了。其實同屆的林曉倩、江茹都相當出色,尤其是林曉倩感覺比自己要強,她抽到的題目是三日內讓少爺分別在她的小穴、菊花門、和口中各射一次精,本來林曉倩自恃和少爺的關系好很有自信,誰知少爺前兩天看了新出的一部叫什么《西游記》的小說,很感興趣,突然一個人跑走找那個吳承恩談文去了,林曉倩真是運氣差到極點,因為在少爺和文人談詩作文的時候是不會撇開朋友來和自己的女人溫存的。這個倩倩等待許久時機,才在最后半天找到機會達到目的,但是分數是不會高的了。

  作為對本屆最高分的獎勵,她將在少爺的臥室和少爺共度這一晚的春宵,雖然以往也多次和少爺做愛,但那主要是在學校,那么多人一起不說,少爺的目的好像也只是為了能夠讓她們能夠在做愛中接受他的精氣,提高素質,其實她多么希望少爺是為了愛她而和她做愛呀,這一次的地點是在少爺的臥室,少爺那張天天睡的床這是多少姐妹心目中的圣地!現在自己就要在這里得到少爺的愛了,雖然少爺這次也只是因為自己的成績好才獎勵自己的,而且最后還要回到她自己的屋子,但是這已是很大的進步了。

  這時門外腳步聲響起,小雨聽到自己劇烈的心跳聲,門開了,思念中的人終于走進。他是那么的瀟灑、那么的俊美,行動中卻又帶著一股懶懶得神態,卻更讓人心動。小雨呼吸沉重起來。

  林楓舒服的坐進寬大的椅子,露出令所有女孩子們看了都會窒息的迷人笑容:

  「等好久了吧?累了嗎?要不要喝口水?」

  小雨搖搖頭:「我不累,等待少爺的時光,是小雨感到最美好的,怎么會累呢?」「你真的不累嗎?」林楓眨眨眼睛,露出狡諧的神色。

  聰慧過人的小雨如夢初醒,忙道:「要,小雨要喝少爺的口水。」說著跑上前去,偎入少爺懷中,將如丹朱唇獻上,林楓也是圖好玩,吐了幾口唾沫到小雨口中,小雨如飲甘露的吞咽著,只要是少爺身上的液體,不管是口水、汗水還是精液、尿液她都喜歡。

  林楓一邊享用著小雨的少女香唇,一邊用手輕輕柔捏小雨飽滿彈性的雙乳,小雨閉上雙眼,享受著這夢幻般的喜悅。

  林楓吻了一會兒,將小雨放下,微笑道:「來,讓我看看我的小雨美妙的胴體吧。」小雨顫抖的站起,姿勢地曼妙解去身上的衣服,向林楓露出她曲線玲瓏的動人軀體。

  林楓也不得不嘆服造物主的神奇,他的目光順著小雨肢體圓滑柔美的線條滑下,那豐滿高聳的雙乳頂端兩粒鮮嫩紅潤的櫻桃微微顫抖,曲線優美的雙臂像玉藕般的光滑白皙,腰肢纖細不堪一握,運潤挺翹的雙臀像要將他的雙眼融化,平坦白膩的小腹惹人遐思,最后林楓的目光落到了小雨那雙腿之間黑亮陰毛掩映下的一條粉紅細細的縫隙上恣意欣賞。

  在少爺的注視下,羞澀而甜蜜的小雨感到幸福極了,第一次受到少爺這樣的關注和欣賞,以往她們中間只有林曉倩有過單獨和少爺一起的經歷,自己只有一次和江茹一起接受少爺愛憐,現在少爺終于也注意自己了!

  林楓看著小雨因為幸福而發紅的臉頰,笑了笑,朝自己的床努了努嘴道:

  「快去趴好,夜色已經很晚了,一會兒還要回去呢。

  于是,這方才在武林群雄眼中還猶如月宮仙子般的小雨上身伏趴在床上,豐滿的臀部高高翹起玉腿微分,股間粉光盈盈,專心地取悅自己心愛的主人。

  水晶鈴依躺在熱氣騰騰的浴缸中,水面上露出一張清秀出塵的絕美臉龐。她微閉著雙眼,享受著浸泡于熱水中帶來的舒暢感覺,長長的睫毛輕輕閃動,小巧尖尖的鼻子微微翹著,顯出一種可愛的美麗。

  許久,水晶鈴睜開猶如一汪秋水的美麗雙眼,開始揉搓清洗自己那吹彈可破的嬌嫩肌膚。

  她洗得很仔細,每當少爺交待新的任務,她總要沐浴清潔,這時候的她,總是充滿了愉快的期待,因為很多時候任務完成,少爺就會親自見她,一想到少爺,那隱藏在心靈深處的愛意,就濃烈的像要將她的身體熔化。

  水晶鈴從水中站起,雪白如玉的胴體在流水的掩映下閃爍著水晶般的光澤,這具完美的胴體,就是天使見了也會羞愧。還有水晶般美麗的面容,水晶般玲瓏的心。都在證實著她是林家無數女人中獨一無二的水晶鈴。唯一不像水晶的,是她鋼鐵般的意志。

  水晶鈴擦干身體,用黑色的緊身衣袍包裹住自己,然后戴上黑色的面罩,將自己的水晶匕首放好,此時的她,已經是一把寒冷銳利的匕首,她是殺手水晶鈴。

  至今水晶鈴一共進行過12次形形色色的刺殺任務,對方包括各種達官顯要、商界大亨、知名人士,尚未有一次失手,甚至連自家之外的消息靈通人物也知道了有一個手持水晶匕首的神秘女殺手。更有好事者,稱呼她為「水晶玫瑰」。水晶做成的玫瑰,那該是怎樣的一種美艷?然而玫瑰雖美,但是不要忘了玫瑰枝上的尖刺。江湖中更多的人,對這個美稱,有的只是恐懼,害怕不知哪一天,一把凄美的水晶匕首就出現在自己的脖子上。

  她輕輕打開窗戶,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    ***    ***    ***大金牙魯雄的豪宅。金碧輝煌、燈紅酒綠,不遠處不時傳來魯雄與女人調笑玩樂的猥褻笑聲,成功繞過庭外園林中無數暗哨陷阱的水晶鈴已經悄悄潛進了魯雄此時所處的房外,聽到魯雄那得意洋洋的大笑,水晶鈴臉上已經開始浮上了勝利的微笑,迄今為止,還沒有什么人能逃出過她手中這把寒冷的水晶匕首。她仿佛意見看到,欣聞喜訊的少爺正用那溫暖有力的手撫摸著她的面龐……水晶鈴以一個非常漂亮的滾翻竄進房間,房間中喧鬧的聲音嘎然而止,水晶鈴連忙站起,發現已經陷入了敵人的圈套。黑色的野行衣在燈火通明的房間內顯得是那么礙眼,眼前起碼有十個以上黑洞洞的槍口指著她。滿面嚴肅的魯雄正襟危坐在正前方的太師椅上,哪里有一點剛才正在玩樂的樣子?

  魯雄欣賞著水晶鈴緊身衣下無比曼妙的曲線,盡管臉上覆著面罩,但從露出的雙眸,仍然可以看出水晶鈴的絕世容顏,見慣世面的魯雄,對如此素質的美女殺手也不由暗暗稱奇。他出口問道:「是誰派你來的?只要你肯告訴我,我可以不殺你。」當他的眼神落到水晶鈴的手上,「水晶玫瑰?」魯雄的瞳孔在收縮,方才的驚訝變成了恐懼。但是看看身邊那些已經用槍指住了對方的保鏢,才放下驚恐的心,嘶聲問:「是誰?是誰讓你來殺我?」水晶鈴不答,她緊了緊手中的匕首,她的槍法一向很好,如果現在她手中有一把槍,雖然有眼前這幫死忠的保鏢會用身體阻擋她的狙擊,她仍有3成的把握可以將魯雄擊殺。而現在她手中是一把鋒利的匕首,那么,成功的把握起碼有九成,因為,她自信自己的速度比子彈快,而且,子彈會有用完的時候,匕首卻不會。

  水晶鈴躍起的同時,十個槍管幾乎同時響起,飛射而來的子彈被水晶鈴輕松避過,躍前的速度不減,前伸的刀尖幾乎已經觸及到了魯雄的咽喉。

  面露猙獰的魯雄突然將右手太師椅的扶手一掀,一道閃亮的火弧竄起,像毒蛇一般向著近在咫尺的水晶鈴襲到。

  火箭彈!?水晶鈴眼前一片火紅,電光石火間,水晶鈴身體像麻花一樣擰起,一股螺旋的力道將軀體硬往側面拽出,拖著火焰的毒蛇尖嘯著擦著水晶鈴的腿側向遠方奔去。

  急速的火焰摩擦令水晶鈴感到腿側一股灼痛,然而平日艱苦的訓練令她沒有一絲遲疑,手腕一抖,水晶匕首尖端在魯雄的咽喉彈出一朵鮮艷的紅花,魯雄頓時睜大了不敢相信的雙眼……對于魯雄,水晶鈴沒有興趣再看第二眼,在眾人一片慌亂的叫喊中,她又一次消失在夜色之中。

  2

  微波蕩漾的西湖在銀白的月光下越發顯得迷人,水晶鈴一次次捧起柔情的湖水奢望能用它洗去腿上的傷痕。雪白的玉腿上,這道長長黑黑的燒灼痕跡是那么的刺眼,一次次的洗濯,水晶鈴絕望了,這水晶般完美無瑕的身體,曾經是少爺最喜歡的,而如今,她將要失去這些了,少爺怎么還會喜歡這個有著如此難看傷痕的身體?

  時間逐漸臨近,水晶鈴只好收拾起傷心,向少爺此時等待她的地方飛去。

  「任務完成了嗎?」林楓溫和的聲音響起。

  水晶鈴跪在地上望著少爺英俊年輕的臉龐上那令人渾身溫暖的笑容,低頭答道:「完成了。」「太好了,干的不錯小水晶。」林楓走上前來,輕撫著水晶鈴的頭部。

  水晶鈴不敢抬頭:「少爺,您吩咐的事情,水晶鈴就是拼了性命也要完成的。」「嗯!」林楓贊許的點點頭,柔聲道:「把衣服脫了吧。」水晶鈴身體一顫,這句以往使她無比迷醉的話語,此時聽來卻猶如咒語般令她恐懼,水晶鈴內心暗暗詛咒著可惡的魯雄,要不是他那該死的鬼技倆,今天該是多么美好的夜晚呀,如果少爺今天不要她,她可以在三天內恢復以往無暇的肌膚,但是現在要是給少爺看到那丑陋的傷痕,少爺說不定一惡心,就再也不要她了。

  林楓看了看水晶鈴呆滯的神色一愣,很快就愉快的笑道:「啊!你看你看,我真是不知道體貼人,你剛剛費力完成任務,那還會有這個心思?是我不好,小水晶你快些回去休息吧。咱們下次見。」言罷就要轉身離去。

  水晶鈴的心從頭涼到了腳,她不知道少爺是不是惱怒了?完成任務后的匯報幾乎是自己唯一能見到少爺的方式,如果天才記性的少爺從此以為自己完成任務后沒有心情作愛,那么自己以后豈不是再也沒有機會享受到少爺的愛?

  在林楓離去的腳步剛要抬起,水晶鈴咬咬牙喊道:「少爺,您別走,水晶鈴不想離開你呀。」林楓回過頭,他又一次看到了水晶鈴那玲瓏剔透的少女裸體。皎潔的月光下,水晶鈴潔白的肌膚再一次閃爍出那迷人的光澤,她輕輕跨過剛才褪下的衣物,向著林楓走去。她決定拚一下,如果少爺因此不再理她,就讓這溫柔的西湖作為她的長眠之處吧。水晶鈴的左手下垂,悄悄的遮蓋著傷處,她盡力保持著姿勢,使其顯得自然。她祈禱著,不要讓少爺發現。

  然而,終究沒有任何事情能夠瞞過少爺敏銳的眼神,林楓驚訝地出言問道:

  「小水晶,你的腿怎么了?」

  水晶鈴眼前一片眩暈,像要支持不住自己的身體,就在她搖搖欲墜的時候,一條有力的臂膀已經將她攬在懷中。同時自己的腿側一片清涼。林楓在水晶鈴耳邊溫言道:「我說怎么從見到你就覺得不對勁,原來是為這個,真是個傻丫頭。」水晶鈴低頭看到,原來少爺正用手摸著自己大腿上的擦傷,那股冰涼的感覺,驅走了原本的灼熱。「難道少爺不介意?」一瞬間水晶鈴感到一陣幸福的喜悅潮水一般向她涌來,少爺竟然對我如此好,一滴晶瑩的淚珠不受控制的滑過秀美的臉龐。

  當水晶鈴再一次站好身體,林楓已經放開了手,笑著說道:「看看你的傷口,還疼嗎?」水晶鈴低頭看去,原本那烏黑的燒傷處,已經是一片雪白細膩的肌膚,在也看不出有半點痕跡。水晶鈴甜甜的笑了,自信和失去的力氣重新回到了身體。

  「現在有力氣站了嗎?」林楓笑著問道。水晶鈴喜悅的點點頭。

  「可是我現在可不想你仍然這么站著。」少爺又恢復了那種狡諧的神態。一邊看了看旁邊。水晶鈴順著少爺的眼神看去,一塊光滑的石頭正擺放在那里。水晶鈴的俏臉浮上了紅云。

  水晶鈴雙臂撐在光滑冰冷的石上,雪白粉嫩的臀部高高翹起,股間粉紅處已是露水晶瑩。身后林楓輕輕攬住水晶鈴纖細的腰肢,肉棒勢如破竹,一直插入到水晶鈴嬌嫩花穴的最深處。

  水晶鈴奮力扭動著自己腰、自己的臀,用自己光潤柔軟的臀鋒去撞擊身后男人那堅如磐石的腹肌,用自己全身最嬌嫩美麗的部位——少女的陰道,去摩擦那硬如鋼鐵的肉棒。淫聲響起,愛液飛濺。

  林楓盡情蹂躪著眼前這具無比嬌美的身體,粗長的肉棒在少女最隱私的部位恣意進出,粉紅肉嫩的花唇被摩擦翻折,花唇的主人卻在極度的喜悅中狂舞高歌。

  水晶鈴渾身都在興奮,都在瘋狂。為了這短暫的瘋狂,她愿意為少爺作任何事。

  水晶鈴連續達到了三次高潮,一撥撥的大水將肉棒洗濯的光滑透亮,渾身濕透的肉棒意猶未盡,揮師北上,一頭扎入更加緊窄的菊穴之中。異樣的快感再一次挑動水晶鈴的心弦。身體像要被釘死在瘋狂和快樂的十字架上。

  驍勇善戰的肉棒不僅僅滿足于只占領少女身體的兩座城鎮,拖著一身污垢,在水晶鈴美麗雙眼的注視下,闖入了少女紅潤圣潔的口中,水晶鈴潔白細長的玉手,扮演了當年引清兵入關的吳三桂的角色,將外敵引入自家城池。至此,少女渾身所有城池全部淪陷。

  林楓從水晶鈴身上的最后一個洞中抽出肉棒,射向水晶鈴號稱水晶般晶瑩剔透的美麗臉龐,大量滾燙濃厚的精液幾乎糊滿了水晶鈴的眼、口、鼻,水晶鈴已是渾身酥軟,躺在石上一動不動,享受充滿少爺氣息的精液包圍著自己的感覺。

  這時候身下的石頭忽然一動,水晶鈴嚇的連忙站起,這塊方才堅硬光滑的石頭竟然是個渾身赤裸的女人!石頭慢慢站起,玲瓏有致的曲線居然還略勝于水晶鈴,水晶鈴定睛看清來人,驚叫道:「姐姐!」林楓笑著招呼道:「嘿!黑鳥鈴,辛苦你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