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出差搞了美女同事一晚五次
出差搞了美女同事一晚五次

出差搞了美女同事一晚五次

岳海村,坐落在青云市一隅。
  一面環海,風景秀麗氣候宜人。可惜三面環山,一環就是九座山頭,形成了窮困閉塞之地。
  “離開六年,我徐方又回來了。”
  平日就罕見人至的山上,卻在今晚,一名長相清秀的青年,急匆匆朝村子趕去。
  ……
  28歲的鄭秀蘭躺在床上,卻是絲毫沒有睡意。
  來岳海村兩個月了,想想自己在這里過得日子,她就無比的心酸。
  家里不斷的逼婚,險些讓她瘋掉。聽說岳海村還缺個村長,經朋友暗中協助,事兒都已敲定,讓她來當岳海村的村長。
  本想偷偷來到這里,卻不知家里如何接到的消息。不出所料,所有人都極力阻攔。
  鄭秀蘭也努力解釋,自己只是想走仕途,并不是逃避婚姻。父親卻挑明這村子經濟很難發展,去那完全是浪費時間,不如嫁給他們介紹的那個人,以后想走仕途絕對會一路青云。
  不愿意聽從父母安排的鄭秀蘭與家人打賭,一年時間內,如果不讓岳海村經濟發展有起色,自己就順從家人意思,服從包辦婚姻。
  本以為家人依舊會反對,沒想到父親卻爽快答應。
  鄭秀蘭躊躇滿志的來了村子,憑自己的學識,帶領一個村子發展還不揮揮手的事兒?
  但來了這里兩個月,情況并沒有像鄭秀蘭想的那樣輕松。九座大山將村子夾在中間,交通非常的落后,基礎設施更是無比寒磣,聽說三年前才通的電。
  提到電,正是今晚讓她寢食難安的原因。
  村里的電壓一直不穩,八點多自己洗漱完睡覺,想用電吹風吹個頭發,就聽“啪”的一聲,家里的保險絲又燒斷了。
  可惜這么晚了,村里的電工都已休息,想找人修也只能明天了。
  三伏天正是最熱的幾天,電風扇不轉讓人心煩意燥,穿著小背心的鄭秀蘭,更是香汗淋漓,汗滴早已將衣服浸透了。
  “再去洗個澡吧,希望能睡著。”嘆口氣,鄭秀蘭起身朝外走去。
  “終于回來了。”站在堂屋門外,徐方正要推開門,結果手還沒碰到門把手,門就自己開了。
  這可把徐方嚇了一跳,臥槽嘞,家里還鬧鬼了咋的?
  定睛看去,只見一臉蛋精致的女人,雙眼皮,大眼睛瞪得滴溜的圓。
  身上就穿一件小背心,那渾厚的峰波恢弘壯觀,小背心遮不住太多,這一瞬間讓徐方感覺渾身燥熱。
  還是個漂亮的女鬼,徐方一樂,接著心里一跳,這世間哪來的鬼,不會是人吧?
  鄭秀蘭終于反應過來,扯著嗓子就要驚呼,就見對方眼疾手快,迅速捂住了自己嘴巴。
  徐方兇神惡煞般瞪著眼前的女人,怒道:“這大晚上黑燈瞎火的,你要是叫出來,俺這清清白白的名聲,可就要被你玷污了。”
  鄭秀蘭眼睛一瞪,玷污你名聲?老娘可是實打實的黃花閨女,你看都看了,最后這臟水盆子還要朝老娘頭上扣?世上怎有這么厚顏無恥的人?
  不過鄭秀蘭畢竟見過大場面,簡單的慌亂就平靜下來,要真引來了人,對自己的名聲更不好聽。
  看到鄭秀蘭并沒有掙扎反抗,徐方才放下心來。
  掙脫了徐方,鄭秀蘭面色羞紅,努力把背心朝下拽了拽。
  “你是誰?”
  兩人同時問話,彼此皆是一愣。
  “這是我家!”
  依舊是同樣的答案,一時間兩人都有些凌亂。
  “你先說!”
  又是異口同聲,讓兩人頗為無語。
  原本鄭秀蘭對這個不速之客,還心存警惕,但這幾句話的工夫,卻讓她心逐漸放了下來。如果真是歹人,恐怕早已動手,哪會給她說話的時間?
  鄭秀蘭也打量起徐方來。清秀的面龐,顯得很干凈,身體看起來有些健壯,整個人給人一種精神、踏實的感覺。
  徐方準備先把燈打開,這女人這么漂亮,雖然月光很亮,但終究不如燈光看的清楚。
  “電燒了。”鄭秀蘭提醒一句。
  “我去修。”
  等徐方出去后,鄭秀蘭坐在凳子上,這突然闖進家門的年輕人,確實把她整懵了。
  幾分鐘后,當徐方把電修好,徐方回來后,看到依舊只穿著小背心的鄭秀蘭,眼睛也是一直。
  似是感受到徐方熾熱的目光,鄭秀蘭猛然驚醒,只是現在如果站起來,豈不被這家伙看的更多?當下強忍著羞意,問:“你是誰?”
  “我是徐方,這是我家,怎么,村里的人把我房子賣了?”徐方心中有些怒氣。
  姓徐?聽到徐方的話,鄭秀蘭終于明白過來。
  她來村子時,村民說這家人已經消失了,就被安排住了進來,兩個月來不見這房屋主人,她也習慣把這房子當成了私有財產,感情現在原主人回來了。
  “我是岳海村新上任的村長,暫時住在你這,”鄭秀蘭也將事情的經過,簡要說了清楚,才苦笑道:“明天一早我就搬出去。”
  徐方看了眼鄭秀蘭,皮膚白皙,峰波半露,兩腿修長圓潤,小背心雖然半遮半掩,氣質仍不失端莊大氣。
  如果不是定力深厚,恐怕早就撲了上去。深吸口氣壓下心中的火,徐方道:“其他家也都沒空房,你就住這吧,我睡東屋。”
  說罷,徐方再次偷瞥了眼鄭秀蘭,轉身朝東屋走去。
  第002章 婚姻大事
  鄭秀蘭回到西屋,躺床上卻是失眠了。自己被那小子看了個遍,現在竟然都沒生氣,心里也小小詫異了下。
  那小子長的倒是不賴,人品倒也可以……呸,這才第一次見面,怎么就想到婚姻大事了?難不成自己,真到了想找個依靠的年紀了?
  想到這里,鄭秀蘭有些燥的慌。不過捫心自問下,也怪徐方太沒出息了些,都這么大了,回這村子能有什么前途?自己要真嫁給了他,估計家里會和自己斷絕關系吧?
  不對,那小子力氣極大,把自己看光了,而且這個房間就兩個男女,自己反抗的也不夠劇烈,那小子竟然都沒做什么?這豈不就是大多數人口中的禽/獸不如嗎?
  難不成那家伙不舉?嗯,很有可能!這么年輕就得了這病,真是太慘了點。
  不過她也不大確定,畢竟自己還是個黃花閨女,真要讓那小子得逞了,吃虧的還是她。不如明天再試一試,如果那小子真沒反應,那肯定就是那玩意有問題。要是敢對自己怎樣,自己就可著勁叫,這村子地方不大,憑自己的嗓門,絕對能讓全村人聽見,到時諒他也不敢怎樣。
  正在東屋睡覺的徐方,卻是莫名其妙打了個噴嚏。
  體內被撩撥的火下不去,徐方也有些失眠,干脆盤腿坐在床上,修煉起了家族心法《醫訣》。
  翌日,徐方才從修煉中醒來,看著窗外照入的陽光,心里一松,好久沒這么安逸了吧?
  深吸口氣,平息下早上的自然反應,半小時后,徐方終于拉開了房門。
  鄭秀蘭精致的耳朵,早就關注徐方這邊的情況,聽到對面的開門聲,也同時拉開了門。
  徐方出來后,一抬頭碰到一身粉色睡裙的鄭秀蘭。夏天的睡衣確實薄了點,28歲的大齡女青年,身上散發的熟韻,讓徐方的心有些蕩漾。
  “早啊。”徐方笑著點頭。
  在院內打了幾遍軍體拳,鄭秀蘭也準備好了早飯。
  很簡單,青菜面,配個雞蛋。徐方嘗了嘗,味道很一般。
  “平時都吃這個?”徐方問。
  “不吃這個吃啥?”鄭秀蘭沒好氣問道。
  “中午和晚上呢?”徐方又問。
  “差不多吧,偶爾會在鄉親那買點雞,不過炒的不好吃。”想到最近兩個月的伙食,鄭秀蘭滿嘴苦澀。放以前絕對不會碰的東西,但為了充饑不得不硬著頭皮吃下去。
  徐方點點頭,心中對這個女人也有了幾分認識。骨子里的氣質比較高貴,看這廚藝,估計也不大會下廚。身上衣服領口下面,有一塊淡淡的油漬,顯然以前沒手洗過衣服,衣服都洗不干凈。
  綜合一下這些條件,這女人顯然出身不錯,這樣的條件,為什么要來岳海村?而且還堅持了兩個月!這些,不禁勾起了徐方的好奇。
  “每個月工資多少?”徐方又問道。
  “五百,不過這邊不少孩子在外地上學,大家打電話,都要用我手機,這話費一個月得二百。剩下的錢,只夠咱倆吃半個……十天的吧?”看到徐方三口兩口就吃完碗里的面,鄭秀蘭立刻改口。
  “你現在身上還多少錢?”徐方有些好奇。
  “前天被李嬸借了兩百,她家三娃住宿費得交,現在還剩三十,她說一周后她男人給她寄錢,到時還上。”掰著手指算了算,鄭秀蘭臉上也有些無奈。照這個勢頭朝下發展,自己還能不能再堅持一個月,都是兩碼事。
  徐方抬起頭,看了眼桌子對面的鄭秀蘭,雖然很漂亮,但臉上已經有暗黃之色,顯然是營養不良。看到這里,徐方心里有些疼:“你應該是有史以來最窮的村長了。”
  “要你管,吃飯!”鄭秀蘭以為徐方嘲笑她做不出業績,狠狠瞪了他一眼。
  徐方也不惱,嘿嘿笑了笑,大口吃著面。他對岳海村的情況了解的很,村委會形同虛設,這地方完全就是個爛攤子,誰接手誰倒霉。
  徐方爺爺生前在村里是名村醫,看病也就收個藥錢,幾毛一塊的而且藥到病除,很受村里人愛戴。六年不見的徐方回來了,在村里算是個大新聞。村里七大姑八大姨的都來噓寒問暖,直夸徐方長得好。
  一些家里有閨女的,也在旁敲側擊著徐方的情況。徐方也直說,在外面當保安,去了吃穿啥也沒剩,回來繼續挑起爺爺的行當,做個村醫。
  聽到徐方的現狀,這些七姑八姨的也都打消了做媒的念想,不過七年了就沒再有過醫生,聽到徐方的話,不少人心里也高興的緊。
  送走這些人后,徐方才真正開始打量下自己家。
  第003章 你是他派來的?
  農村的廚房,大多都是柴禾,看了看自家廚房,灶臺下連鍋灰都沒,想來這女人還不會用。
  里有就有個電磁爐,應該是那個傻村長帶來的,不過看她連電都不會修,要是沒電了只能餓肚子吧?
  上面的油、鹽和一些調料,馬上要用完了,再想到兩人一共就三十塊錢,兩人估計也就只能撐個三五天。
  自己家還是土坯房,已經二十多年了,年久失修,不知會不會漏雨不說,也太不安全了點。
  自己本就打算長期呆在村子,這房子有空也得修修!
  而且自己的被子都好多年了,也該換新的了。甚至家里的蚊香都還只夠撐住今晚的。
  這些都需要錢啊。
  掃了眼坐在院中愁眉不展的鄭秀蘭,徐方干脆坐在她對面,笑問道:“鄭大美女,你怎么想到來這做村長了?”
  “哎,一言難盡。”鄭秀蘭長嘆口氣。
  離近看,鄭秀蘭又有一些韻味。大眼睛中,有睿智,也有單純。圓臉短發,顯得有些卡哇伊,也有些干練。配合發育很好的身材,別有韻味。深吸口氣,入鼻一股淡淡的幽香。
  “沒事,你慢慢說。”反正沒事,徐方打算刨根問底。
  看了下眼前的徐方,臉線條分明,柔和中透露著一道滄桑。一雙眼睛漆黑,如同星空般深邃。
  對這個“不舉”的男人,鄭秀蘭也頗有好感,嘆口氣道:“有兩個原因,第一,確實是想憑自己的能力,做一些事情。第二,就是不想面對家里的逼婚。”
  “鄭大美女蕙質蘭心,才貌無雙,想找什么樣的男朋友找不到?至于逼婚嘛。”徐方很巧妙一個馬屁過去,果然,原本一臉苦大仇深的鄭秀蘭,也多了幾分神采。
  “想找個稱心的哪有這么容易?而且家里包辦婚姻,人都定好了。為了逃避這親事,我這次出來呀,可是和家里打了個賭。如果一年內沒把岳海村的業績做出來,就必須得嫁人了。不過咱們這村的狀況,能不能再呆一個月,還是兩碼事吶。”鄭秀蘭大眼睛中,多了幾分認命的絕望。
  “不知哪家的公子哥,有這么好的運氣?”徐方隨口一問。
  “江陵市,謝氏集團,說了你也沒聽過,離青云市十萬八千里吶。”鄭秀蘭自嘲一笑,打算結束這個話題。
  徐方的臉色,卻瞬間陰沉下來,濃濃的殺意散出,讓鄭秀蘭感到渾身一冷,身上壓力驟增。
  驚懼的抬頭,卻感覺身上壓力一松,而對面的徐方,臉上依舊如常,剛剛剎那間出現的感覺,如同沒發生過一般。難道是錯覺?
  “可是那個主要搞珠寶的謝氏集團?”徐方突然問道。
  “你知道?”鄭秀蘭頗為驚訝。
  看到鄭秀蘭的表情,徐方立刻確定了心中的猜測,眉頭一挑,又問:“謝墨?”
  “你認識他?”鄭秀蘭呼的一聲站起來,眼神冰冷的盯著徐方,一字一頓問:“你是他派來的?”
  第004章 徐方的精湛廚藝
  我何止認識他?老子當時調查清楚讓前女友背叛的人,險些一刀宰了他。
  不過后來徐方也醒悟過來,為了一個不值得愛的女人,去殺人犯法,顯然不值得,最終傷透了心黯然歸隱故鄉。
  “你想多了,我只是聽說過,和他沒半點關系。”徐方很肯定的回答。
  看到徐方無比篤定,鄭秀蘭也放下心來,不過眼中依舊有些疑慮:“你究竟怎么知道的他?別和我說是聽來的。”
  徐方對鄭秀蘭,其實很有好感,尤其是今天早上,他問鄭秀蘭還剩多少錢,鄭秀蘭的回答,是“我們還剩三十”,而不是單純的“我”字。
  或許這只是她無心一說,卻實實在在打動了徐方。
  深吸口氣,徐方眼睛明亮的看著鄭秀蘭,嘴角上揚道:“確實是聽說的,不過你放心,我會幫助你,讓你贏得你和你父親的賭約。”
  這一瞬間展現的自信,竟讓鄭秀蘭有些失神。隨即反應過來,打擊徐方道:“少吹牛,先能填飽肚子再說吧。”
  徐方笑了笑也不解釋,背個竹簍道:“我出去走走。”
  走在村里小路,一路東去。海浪聲隱約從遠處傳來,如此走了二里路,終于來到了海岸。
  岳海村附近海域,數千年來沒受過任何污染,甚至資源都沒人開采。海水湛藍,盡頭與天空顏色交織,看起來讓人心懷舒暢。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那個傻女人,岳海村算是資源無數,只要走對了路,讓村子脫貧還不很簡單?”
  嘴上輕松說著,但徐方心里也明白。海洋、深山內的資源可謂極多,如此豐富的資源,卻因為交通太閉塞,往往運輸不到外面。
  但徐方也明白,資源再多,也架不住人們無止境的開采。
  坐吃山空并不是他樂意看到的結果,而且前女友因為“錢”而背叛,也激發出了他內心的血性。
  他心里也醞釀著一個很大的計劃,卻還要一步一步的完成。
  岳海村這邊,不遠處有一片金黃的沙灘,沙子柔軟細膩,小時候徐方還經常去玩。不過這次他卻換了個方向,朝遠處礁石多的地方走去。
  海邊的資源多不勝舉,不過當徐方看到這些礁石上依附的牡蠣,個頭之大、數量之多,還是忍不住倒吸了口氣。
  我滴個乖乖,這么多東西全搞出去賣,能賣不少錢吧?
  想搞下來這些牡蠣,需要一些工具,徐方也不著急,將拖鞋朝岸上一放,大褲衩也不怕沾水,呼啦一聲就走進海里,手在海沙里摸索。
  本就是在淺海灘,海底情況看的清楚,直接把石子和貝類的一些殼扔掉,兩枚扇貝就落在徐方手中。
  扇貝是現在人們比較追捧的海鮮,價格適中,味道鮮美。
  看著個頭都算不錯,直接扔進背后的竹簍,徐方朝前走了一步,雙手再朝海里一抄,三枚扇貝又落入手中。
  “果然,幾千年來應該很少有人開采這里,資源竟能如此豐富。這野生扇貝放在市場上,怎么也得十塊一斤。”
  徐方心中欣喜,手也不停,干脆就在海中撈這些扇貝。
  當然,海邊的資源十分豐富,可不僅僅就扇貝一種,還有白云貝、芒果貝、海螺等,甚至還有幾只基圍蝦。
  忙活了一下午,徐方終于停了下來。因為長時間弓著腰,那酸疼的滋味可不好受。
  做個幾個轉體運動,那酸疼的感覺才舒緩下。
  來到岸邊,看了看竹簍里的東西,扇貝居多,而且個頭都還不錯,這一竹簍下來,少說也得四十斤。
  這也虧徐方手腳麻利,而且長時間把手泡在水里,手也已經泡出了白泡,加上海砂的摩擦,甚至有一些地方都磨出了血跡。
  “呸!”用涂抹吐在手掌搓了搓,徐方決定下次得買個尼龍手套。
  本打算就此回去,想了想還是用石頭,在礁石上砸下了幾塊牡蠣。
  等徐方回去后,已經下午六點多。本來夏天這個時候,天還比較亮,卻因為九座大山擋著,岳海村已經暗了下來。
  本來家里來了個活人,讓兩個月來快寂寞瘋了的鄭秀蘭,心中也有幾分喜悅,不過這一下午都不見人,讓她心里也空落落了幾分。
  看到徐方回來,鄭秀蘭心中莫名一喜,笑問道:“這一下午去哪兒了?吃飯沒?”
  “還沒。”徐方老老實實回答。
  “哎,午飯你都沒吃就朝外跑,餓壞了吧,等著,我這就做飯。”鄭秀蘭笑道。
  “等下!”想到早飯的面條,徐方不禁打了個寒顫,急忙阻止。
  “這是什么?”當徐方把竹簍放下,鄭秀蘭好奇的湊過來,當看清里面的東西后,眼中不禁出現驚喜的光芒:“哇,海鮮!你從哪弄來的?”
  “海里捉的。”徐方如實道。
  “太好了,洗干凈,我做給你吃。”
  “你會做嗎?”徐方抬頭問。
  “再不濟也比你強吧?你摸過電磁爐嗎?”聽到徐方竟然質疑自己,鄭秀蘭有些不滿。
  “嘿嘿。”徐方笑了笑,也不解釋。
  鄭秀蘭印象中,這些貝類的處理并不簡單,但在徐方手中,這些似乎都不是事。
  浸泡、沖洗外殼、沖洗貝肉、處理內臟……一套動作下來,竟讓鄭秀蘭汗顏無比。
  徐方并沒有讓鄭秀蘭動手,而是清洗了下灶臺,直接用柴禾生火。電磁爐雖然方便,但大夏天的,這電壓不穩不說,做飯也不如生火來的香。
  在扇貝上放好蒜蓉、粉絲、配料后,鍋里添好水,就把這些扇貝放在鍋撐子上。
  將鍋蓋蓋好,徐方又開始處理基圍蝦等數量比較少的海鮮。
  海鮮也就處理麻煩,做出來的速度很快,不多會,菜就被徐方端上了飯桌。三菜一湯,誘人的香氣飄出,勾的人食指大動。
  鄭秀蘭一雙美目中盡是饞色,迫不及待的拿過一枚扇貝吃下,入口滑嫩,肉香撲鼻,加上蒜蓉與佐料的調味,險些讓鄭秀蘭把舌頭咬掉。
  吃了一塊扇貝后,鄭秀蘭的筷子就停不下來了。無論是基圍蝦,還是扇貝湯,都色香味俱全。
  “好吃,徐方真有你的啊,做飯真不錯。”嘴里塞滿了貝肉,鄭秀蘭模糊不清的說著。
  “這次因為配料有限,如果能放一些中藥進去,不僅調味,還能強身健體、延年益壽,甚至美容養顏。”徐方笑著回應。
  前面的話都自動被鄭秀蘭忽略,她瞪大眼睛看著徐方,驚訝問:“還能更好吃?還能美容養顏?”
  徐方:“……”
  二十分鐘后,兩人都吃的差不多。鄭秀蘭摸了摸鼓鼓的肚皮,心里無比的滿足。想想之前的兩個月吃的東西,和這頓一比,比豬食強不了多少吧。
  再看了眼徐方,清秀中帶著剛毅,一雙眼睛甚是迷人,鄭秀蘭不禁嘆了口氣。長得還不賴,身體看著也挺健壯,這廚藝更是好的沒話說,這么一個人,為什么要在村里這么沒出息呢?這么好一個人,怎么就……就不舉呢?
  想著想著,鄭秀蘭也有些臊得慌,起身道:“我收拾收拾。”
  看著鄭秀蘭扭著圓臀離開,夏天本就衣衫薄,那誘人的身段讓人心里跟貓撓似的。
  匆匆洗了個澡,徐方回到房間,直接盤腿坐在床上,修煉起了《醫訣》,隨著時間的流逝,體內的火才一點點平息。
  不過很快,徐方聽到窗外傳來的沖水聲,原本平靜的心,再次躁動起來。
  農村哪里有什么浴室,都是白天曬好的水,在角落直接沖洗。透過窗戶的縫隙,一道白皙的身影,時不時出現在徐方視線。
  湊近點過去,那道胴體清晰的呈在徐方眼前。兩團巍峨的谷峰如皮球般大小,隨著沖洗的動作一顫一顫。
  “哎,我的個天,這是要把人逼瘋啊。”看著大褲衩迅速崛起的規模,徐方坐回床上努力平息。
  鄭秀蘭在心中已經認定徐方不舉,洗起澡來也放心多了,時間自然就久了些,這可把徐方折磨的夠嗆。
  好不容易等她洗完,一切才消停下來。
  第二天,知道了徐方的廚藝,做飯的事兒鄭秀蘭再也不想了。今早的鄭秀蘭,上身米黃色的小襯衫,下 身小短裙,精神面貌也是不錯,看起來活力洋溢,成熟的氣息由內朝外散發。
  “早飯做這么多?”看著滿桌的菜,鄭秀蘭有些驚訝。
  “待會我出去,中午不回來,到時你熱一下再吃。”徐方答道。
  “你要去哪?”鄭秀蘭心里一緊,這才兩天時間,她對這個男人,竟多了幾分依賴。
  “家里不是沒錢了嗎,這些扇貝應該能賣點錢,到時換點生活用品來。”徐方笑道。
  “你要去市里?”鄭秀蘭驚訝問。
  “是啊,不然賣給你?”徐方沒好氣問。
  “這……這得多遠啊。”鄭秀蘭可知道翻越九座大山的難度,而且出了山后,還不能直接到市里,到時還得打個車。
  “遠也得走,不然有什么辦法,沒事,幾座山頭罷了,以前可比這苦多了。”徐方渾不在意。
  看到徐方堅持,鄭秀蘭也沒說什么,從兜里把僅剩的三十塊錢都掏出來:“出了山就打個車。”
  接過錢,徐方嘿嘿笑道:“不怕我攜巨款跑了?”
  “呸,就你油嘴滑舌的,你敢騙本村長的錢,小心我把你房子賣了。”鄭秀蘭白了徐方一眼,隨即咯咯笑了起來。
  “還是你狠。”徐方忍不住感嘆,這娘們可真夠狠心的,就因為三十塊錢,就要把自己房子賣了。
  吃過飯后,徐方就背起竹簍,朝山外走去。
  對徐方來說,哪怕背后背了個竹簍,這山路依舊不是事。三個小時后,徐方就一路小跑出了山。
  出了山,這里距離青云市,還有三十里地。
  這路上有公交車,隨攔隨停,不多會一輛車來,票價七塊。車上的人有些多,徐方竹簍中扇貝的腥味,讓一些人直皺眉頭。
  一靠窗的女孩,距離徐方有些近,不悅的捂著鼻子,指著徐方道:“背著這樣的東西上什么公交車,影不影響大家?”
  徐方自知理虧,歉然的朝一旁挪了挪:“各位不好意思,大家再忍忍,到了地我就下車。”
  看到徐方如此客氣,大家也不好說什么,那女孩嘀咕了一句,捂著鼻子不再說話。
  徐方打量了眼這女孩,化著妝看不出年齡,打扮的挺卡哇伊,胸前的規模,看起來很有料,只是脾氣有點差。,
  三十里地,公交車開起來,也就半小時。到了站徐方立刻下車,背著竹簍四處轉悠。
  想賣出高價,就得找大點的飯店。
  徐方對自己的扇貝很有信心,天然野生,個頭不小,同等價格下,是很有市場競爭力的。
  只是賣貨還得有渠道,一些高星級酒店,人家都有固定的貨源,自己貿然去出售,未必能賣出去。
  第005章 酒店美女經理
  想到這里,徐方就不住的嘆氣。
  自家祖傳醫訓上只有一條:醫者行醫治病救人天經地義,不準收診金!
  就因為這條醫訓,當年徐方才義無反顧的踏入軍醫行列。
  現在可好,自己空有一身醫術,卻沒法收錢,自己吃飯溫飽都成了問題。不過這條組訓,他也不打算打破。自己是名棄嬰,打小被爺爺撿到撫養長大,如今爺爺讓自己遵守的原則,如果自己再不遵守,那和禽獸又有何異?
  此刻已經十二點,現在天本就炎熱,自己再耽擱,恐怕扇貝會不新鮮。
  正愁眉不展的徐方,一抬頭,一家酒店就落入他眼中。
  “青云大酒店!”
  徐方心頭一喜,這家酒店他倒知道,五星級,檔次在青云市可以排前三。而且這家店,名字也好。
  誰不想平步青云?這名字就討喜。能來這吃飯的,也都是事業有成或者達官顯貴,對青云這詞更是喜歡,所以這家店雖然價格不菲,但生意向來火爆。
  進了酒店,一層只是個休息大廳,里面的人,要么西裝革履,要么一身休閑洋氣十足。
  再看徐方,上身文化衫,一件大褲衩,腳下一雙膠鞋,背后背了個竹簍,活脫脫的農民工。這身打扮一進來,倒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先生,請問您是用餐嗎?”五星級酒店的迎賓小姐,素質也很高,雖然詫異徐方的打扮,但依舊很客氣的前來問詢。
  “不是,我想問問你們經理,需不需要海鮮,我可以提供最優質的活海鮮。”徐方也不怯場,似乎見慣了這樣的場面,平和問道。
  看到徐方不卑不亢的說話,迎賓小姐眼睛倒是一亮。平日一些普通人進來,都有些束手束腳,眼睛到處張望。這年輕人打扮如此磕饞,還能有如此氣度,立刻吸引了迎賓小姐的注意。
  再仔細看了看徐方,眉清目秀,又體型健壯,一對眼睛漆黑深邃,給人一種不敢輕視的感覺。一時間,迎賓小姐對徐方,也多了幾分好感。
  “好的,請稍等,我打電話問問經理。”迎賓小姐笑道。
  “謝謝。”徐方點點頭。
  似是對徐方真有好感,迎賓小姐也笑著補充句:“給你提個醒,咱們酒店收購的價格很高,有很多供應商都想來供貨,想賣掉可不容易。你要是就這么一筐,我建議你直接賣給批發市場。”
  “這次來,只是帶來樣品看看,如果確定了可以大規模提供。”徐方很篤定的回話。
  這時電話也通了,迎賓小姐也立刻說了情況,在里面說了幾句后,迎賓小姐才笑道:“你運氣真好,平日經理可很少見人的,跟我來吧。”
  經理的辦公室在四層,坐著電梯上去,才看到406號房間。
  “就在這里,您請進吧。”迎賓小姐點點頭,便轉身下了樓。
  “咚咚咚。”徐方很干脆的敲敲門,就聽里面傳來咣當一聲。
  隨即一道急促的女聲傳來:“先等下。”
  徐方耳力很好,里面依稀傳來的腰帶聲,讓徐方浮想聯翩。還好沒讓徐方等太久,一分鐘后,就聽到那女聲傳來:“進來吧。”
  徐方推開門進去,才發現一名很帥的奶油小生,時不時的揉著腦袋。剛剛那“咚”的一聲,不會是這小子撞到腦袋了吧?
  再看他嘴邊,也有一道亮晶晶的顏色。
  一名三十多歲的女人,坐在辦公椅上,雖然面容嚴肅,但臉上的紅潤之色,卻難逃徐方這名醫生的眼睛。
  這女人長得還算可以,披肩發,眼睛不大,卻是雙眼皮。一副金絲眼鏡帶著,身穿一副小西裝,看起來很是知性。
  腿上短裙腰際,一條黑色的腰帶頗有誘惑。
  結合自己在門外聽到的聲音,徐方隱約也猜到了之前兩人在做什么,不過他知道此事萬萬不能戳破,想賣出扇貝,還得裝瘋賣傻一陣。
  秦珍有些無語,之前電話上聽前臺說,有人要來賣海鮮,不過她正在興頭,一時倒沒聽清楚。而按照公司收購的慣例,一般送貨的都是下午兩點,就胡亂應承下來,沒想到竟然有人直接上來了。
  “小張,你先出去吧。”淡淡吩咐一句,那名奶油小生就走了出去。
  這時候,秦珍才開始打量徐方。
  第一眼看到徐方這打扮,秦珍心里想的這是哪來的土鱉。
  第二眼再看,秦珍眼睛一亮,這小子雖然穿的寒磣了點,不過這賣相還算不賴,身體看著也很結實,渾身上下散發著陽剛之氣。和那個奶油小張一比,眼前這家伙似乎更有意思些。
  不過秦珍也有自己的打算,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狼行文學] 回復數字134,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雖然這小子賣相不錯,很合自己胃口,不過如果身份太低的話,自己也不必折了身段。
  原本好事被打斷的不悅被秦珍盡數收起,聲音清脆問:“我叫秦珍,暫時負責酒店這塊,小伙子怎么稱呼?”
  “我叫徐方,秦經理就叫我小徐吧。這次帶來一些扇貝,想求個銷路,不知徐經理能不能行個方便。”
  看到眼前這打扮不咋地的小子,竟能有條不紊的回答問題,這份氣度就讓秦珍高看了一分。
  能坐上她這個位置,手段和能力自然遠勝常人,雖然平日心蕩了點,但在工作上可是毫不含糊。這樣放的開身段的女人,伺候老板本就有一手,加上工作還算出眾,秦珍也一路爬上青云大酒店經理的位置。
  臉色正了正,秦珍問道:“你背后就是樣品吧?不如拿出來看看。”
  “徐經理過目。”徐方也不啰嗦,將身后竹筐往地上一放,塑料紙打開里面就出現了一堆扇貝。
  秦珍在酒店餐飲行業摸爬滾打多年,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狼行文學] 回復數字134,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這些原材料的好壞,早練就一雙火眼金睛。當看到這些扇貝,個頭挺大,眼睛也是一亮。人工飼養的扇貝,能長這么大也算是不錯的了。
  也不顧扇貝不干凈,抄起一個開了殼的扇貝,看到里面的肉無比肥厚,秦珍心里則是一突,又挑出幾只扇貝仔細打量。
  斟酌半晌,秦珍才道:“這些扇貝,不像是人工飼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