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實習女做我的固定炮友
實習女做我的固定炮友

實習女做我的固定炮友

那年在東莞樟木頭一家模具廠實習,剛去的一個月里我就急吼吼 地到處找雞婆來屌,大家別不信,樟木頭那地方頹廢啊,號稱「至yeah!小 香港」,「深圳人的后花園」,離香港據說也就二十分鐘車程來的還是深圳的說? 這我就記不清楚了,總之那地方二奶啊,雞婆啊,富婆啊,鴨子啊,人妖啊·· ··太多了,去玩過的人就知道爺們不騙人。
  樟木頭色情業發達是一回事,素質之高才是另一回事,畢竟像我這種打炮如 吃飯般平常的男人也不會一到那里就沒了魂兒,說實話,剛去那陣子老覺得眼花。 為啥?都他媽給美女閃花了!
  瀟灑的日子不好過啊,去沒多久就砸進去不少銀子,后來實在無法混了就只 想找個固定的馬子來打炮。
  莉莉也是來實習的,不過她是從成都那邊來的,可能她家鄉山水好,把她奶 的很有營養,也就是前頭介紹的:她漂亮。
  追她的過程就不說了,一是復雜,牽扯到的人和事較多;二是沒必要,大家 知道結果就行,因為刺激的在后面。
  把屌放進莉莉的屄后,我那個開心勁就跟撿了個寶一樣,當即就搬出校舍, 和她在外頭租房子。
  樟木頭那地方地貴啊,別看人家也就一個鎮,其經濟實力比一般的市級城市 還惡性!我那時也沒多少錢,就只租了個單間。就是單元房里的一個獨立小套間。 同在這單元房里的另外有兩家。這形式就像三家人一起合租套房子那樣。
  嘿嘿,故事到這里算是正式開始·····
  房客里頭,一家是做夜點買賣的,就是通宵擺夜攤的生計,在那里住了大半 年才打過一次照面,這里略過不表。另一家住了個單身漢,二十七八的樣子,個 矮,樣貌普通兼猥瑣,其身份是退伍老兵,當時正在給當地公安局當司機,也就 一跑腿的活。
  這些都是租房時那位收租婆給講的,后來我才知道那家伙叫阿明。
  莉莉什么都好,就是小姐脾氣大,嫌這嫌那的,一開始還不大樂意和我窩在 那小單間里頭同居,后來被爺們板正后,狠狠地捅了一炮,她直接就跪了!呃, 跪是屈服的意思。這男人要是有本事,可不怕娘們上房揭瓦的,嘿嘿····
  入住的第一天很累,光添置日用品和清理房間就整得兩人差點癱瘓。話說這 勞動后的果實是甜美的,看著略顯簡陋卻又溫馨的小窩,那快樂啊,麻麻滴直往 心里頭暖去,那天夜里特生猛,活活把莉莉擺來擺去的給整了一個多小時。
  事情的起因就這么來的,這一頓操下去,隔壁的阿明就浮出來了。
  回說我們辦完事后,那個汗哪,刷刷地往外噴,在南方呆過的朋友應該知道 那地方十一月份還熱得跟蒸籠似的,洗了個澡吹風扇還是對那悶熱無解,后來實 在無法,只得爬到窗戶往外延伸的鐵窗上納涼。這鐵窗的構架大家應該見過,就 是放盆栽的地方,對,就坐那了。
  時值晚上十一點多,估計是那時間段,反正是很夜了。
  坐那上面還是挺涼快的,街道就在下面,來來往往的都是風。
  「兄弟剛來的嗎?」
  我尋聲望去才發現隔壁延伸出來的鐵窗上也坐了一人,灰蒙蒙的光線下看不 太清,光著膀子穿條四角短褲,一手啤酒一手煙的。
  他就是阿明,這也是我對他的第一印象。
  他這人很健談,說難聽點就是很會吹,屬于滿嘴跑火車的那種,加上他來樟 木頭久了,一些當地的風景禮俗和人情世故樣樣都侃得上道道。
  我這人最見不得能侃的,當時就和他扛上了,也天南海北的亂吹一通。這男 人間的情誼也就這么簡單,說著說著大伙好像都快要稱兄道弟了,其實也真那樣 了,我叫他『明哥』,他叫我『強仔』。
  這聲喊下去后,聊得愈加火爆,加上我性子猛也不忌諱啥的,聊著聊著就到 了女人身上,這里問個問題:男人不聊女人還能聊什么?
  「你條女叫得很騷哦,強仔就是強啊!」聊開后,阿明如是說了一句。
  「那自然,不騷的我不干,剛才真不好意思啊,吵到明哥了。」我望了眼在 玩電腦的莉莉,她也聽見了我說她,回頭瞪了我一眼,風情萬種。
  也許阿明是癢了,借口送啤酒給我喝的當兒,竄過門來。
  其實劇情也那樣了,阿明見到了莉莉,第一次見面起碼就往她身上偷瞄了數 十次。現在想想,那晚她應該是穿件紅色的小背心配短褲,具體有沒有穿bra 就沒多少印象了,反正剛洗完澡的她水靈靈的充滿了嫩的誘惑。
  與阿明不同,莉莉對他的印象糟糕透了,滿嘴的鄙視兼不屑,一是阿明笑起 來猥瑣,個矮。通常女生見矮個的男人就沒有多少認同感了;其次阿明吹過頭了, 給人不真實不實際的感覺。
  總的評價是: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
  所謂一回生,二回熟嘛!我們和阿明的緣分算是結下了。
  平時晚上沒事,他就經常過來竄門,一開始我很煩他,萍水相逢的交情,你 他媽老來我『家』干屌啊?
  莉莉就更不用說了,從來就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回話,完全愛理不理的那種。
  無奈何,這家伙臉皮實在是厚,硬是風雨無阻的竄來,加之他為人挺大方熱 情的,慢慢的我們也當他有存在了。
  其實我們確實是受了他不少好處,比如他會開車帶我們逛景啊,幫忙帶飯盒 啊什么的,關系有深一層的突破在于看a片。
  一次打炮前的調情,我和莉莉躺在床上互摸著看a片,那位大哥好死不死的 就在門外敲門了,說是睡不著要來喝酒。當時莉莉就抓狂了,因為她已經準備著 好好受我一頓屌,現在被硬生生的掐著,能不抓狂嗎?
  我也氣啊,想想還是給他開門了,雖然莉莉叫我別理他。
  阿明進來了,像往常一樣的扯著我聊,虎虎生風的架勢。
  莉莉是開放的女人,不,應該是奔放,她的情史中出現過的男人用十根手指 頭是掰不過來的。那晚上也許給氣到了,她看她的a片,也不理會我們聊天。
  那『咦咦哦哦』的呻吟沒添到什么亂,倒是令阿明更興奮了,各位應該無語, 天下間確實有那種無恥的男人,我是一個,阿明是另一個。莉莉的意思很明白, 我們在看a片,等下要做愛,識相的快滾。而他能強悍到在莉莉的變相『逐客令』 下,依舊桃花處處開····
  「你們后生仔就是會玩啊,一邊看片一邊做。」阿明嘴里粘油,說出來的話 黏得要死。他這種類型的人,就是天生能把到好肉的那種。
  我還沒回話,莉莉卻開口了:「這有什么,我朋友還玩自拍貼到網上去呢。」
  當時的莉莉純屬炫耀般地鄙視,在她眼中阿明就是個鄉巴佬,土得要死,其 實她沒有發覺到阿明和我是屬于本質上相同的狼,當然,我的相貌氣質給予了我 一層羊皮。
  接下來的話題很有亢奮性,都是時下比較黃的語言,看著阿明挑逗著莉莉風 騷地炫耀輝煌的性經驗一如我初始的做法,我樂了。說實話我不吃醋,沒啥醋好 吃的,畢竟我的女人我有把握。
  阿明走后,莉莉得意地說了一句:「終于讓那鄉巴佬見識到什么才是潮流了!」
  我二話不說,就把她腿給掰開了,一捅進去才發覺她的屄里頭早已滑膩不堪。
  那晚她叫得特別大聲,怕阿明聽不見的樣子,其實又何必呢,他可是夜夜都 蹲在那里聽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