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內衣廠老板的女秘書
內衣廠老板的女秘書

內衣廠老板的女秘書

3.5個億! 夠了,是呀,也該好好享受享受了! 。


  “看看秘書李小姐送來的個人財產報告, 身為柔波內衣廠的董事長我不盡感慨萬分。 從10多年前不顧眾人恥笑,承包鎮辦內衣小廠,到今天擁有近10幾億資產的私有公司,可以我說是付出了很多。 轉眼都快40歲,女人雖然不少,但到現在還是光棍一個。


  前一段時間正值一年中少有的淡季,我經不住幾個鐵桿老友的再三邀請,前往有著”淫賤之都“的日本玩了兩個星期。 這兩個星期的見識,對于10多年來一直埋頭苦干的我來說是大開了眼界。 人生需及時行樂。 同樣早是億萬富豪的老友石田達好多次這樣勸說只知拼命賺錢的我。


  ”對呀,要及時行樂呀。也該休息、休息,享享福了“我得好好計劃、計劃,用現在年輕人時髦的講法,是要改變一下自己的生活。


  ”董事長,可以進來嗎?“秘書李小姐的敲門打斷了我的思路。


  秘書李青曼是我從兩年前省秘書高等學院精挑細選來的出挑的美女。 我自小有一個嗜好,對女人,一定要巨乳豐臀,皮膚白皙,否則單單只有什么羞月閉花的臉蛋,我是沒有什么興趣的。 李青曼自然是屬于我理想中的那種類型的女人。 36D的木瓜奶,91的臀圍,一身嫩得可以掐出水的白肉,再加上一張有幾分妖艷的小臉,當年在商校招聘會上第一眼看到她,我的雞巴就充血。 我一直待她不薄,實習期就開了她每月三千,還沒有到公司半年,早就不是處女的她就半推半就成了我的女人。


  李青曼見我示意她進來,就輕聲反鎖關上門,然后滿臉不高興地走過來。 雖然她已經是我的女人,但她不愿意被別人說成是那種小蜜,靠賣身發財。 其實她也是,難怪是農村出來的女娃娃,都什么年代了,長得美艷也是優勢嗎!


  ”這次去日本,怎么也不帶上我,討厭!“小李嘟著嘴,把文件夾往桌上一扔,一屁股坐在我的腿上,兩只小手輕輕地來擰我的臉。 也只有那么幾個久玩不膩的女人,才敢這樣放肆。


  ”我們去日本玩女人,你去方便嗎?“


  ”有什么不方便,你玩女人,我玩你嗎!“說著她用她的白若蔥莖的小手伸向我的胯間,一把抓住我還在休息的雞巴。


  ”小騷貨,幾天沒見,就欠插了!“,我拿開她還握住雞巴的小手,”先說正經的吧!我出去的這些天,設計科有沒有把新的奶罩設計好呀?這批美國定單可是一個大買賣,弄不好,我可要喝西北風哦!“小李見我說正經的,不敢和我再胡鬧,從我身上坐了起來,拿來文件夾,俯身給我看設計科剛出的”魔鏡“系列奶罩。 魔鏡即指采用最新的高彈、超細織、超炫的纖維面料坐外襯的奶罩。 ”恩,不錯,很性感。試過衣沒有?“我一面埋頭看著資料,一面問小李。


  站在身邊的小李沒有作聲,我正奇怪,卻聽見小李竊竊的笑聲。 我扭頭一看,卻讓我前幾天累得夠嗆的,還沒起床的雞巴勐地支楞了起來。 眼前的李青曼早已趁我不注意脫得只剩下一副炫眼的青色奶罩和開檔的黑色絲襪。 我注意一看,塬來這就是”魔鏡“奶罩。 青色的全包裹的奶罩將我的小騷貨略微嫌長的木瓜奶包在胸前,兩塊白白的嫩肉被兩個青色的罩杯擠到一起,形成的深深的誘人的乳溝發出柔和地光澤,乳罩的中間隱隱約約看得見倆個突起的乳頭。 我盯著那雙早已熟悉,卻似新遇的奶子,一只手一把抓住自己的雞巴,勐地搓了起來。


  看到我這樣激動,小李也沒有想到。


  ”騷貨,想累死老爺我呀!“一聽我笑罵,還用上我們做愛時才用上的”老爺、賤人“詞語。 小李笑得更騷了。


  ”老爺,賤人知錯了!“小李就勢跪倒地下,用兩只膝蓋爬到我的面前,抱住我的雙腿。 ”小的任老爺處置。“這個小丫頭,倒表演的有模有樣。 也怪不得我操了這么多女人,和她在一起兩年多了,也沒覺得多膩味,一個多星期不干一次,還真有些想她。


  ”抽自己的臉“,我突發奇想”不,抽自己的奶子“。


  小李噗哧笑了,立起身來,將奶子挺在我的眼前。 不過手倒沒有停,從下到上,輕輕地拍著青色奶罩下的木瓜奶。 操,真是他媽的在奸殺我的雙眼! 在小手的輕輕拍打下,兩只淫賤的大白奶在乳罩的制約下不得不勉強的上下抖動,由于魔鏡奶罩的設計,倒讓這抖動別有一番滋味。 奶子不像沒有戴奶罩時那樣上下左右亂蹦,確像是夸大了大街上的大奶婦女奶子上下一走一顛的妙景。 眼前的奶子讓我想起了,前幾天在日本和一個大奶媽玩的一個節目,有女侍者用一根繩子綁起那個女人的兩個長條形大奶,然后把繩子的中央掛在我的脖子上,由三位助手抬起女人的臀部和兩條大腿,我站著把我的雞巴插入她的閉中間,同時命令女人一手捏我的乳頭,一手摸我的睪丸,那張肉嘴還不忘嘬我另一個乳頭。 隨著我的抽插,她的兩只被綁起來的奶子,瘋狂地上下抖動。


  我被這眼前的艷景弄得有些癲狂了。 我勐得掏出雞巴,把跪在我面前還沒有回過神來的小李的頭一把抓了過來,一下子把我的雞巴塞進了她的嘴里。


  小李措手不及,還沒有明白怎么回事的她,開始還推推搡搡的不愿意,看我興致那末高,沒有停止的意思,后來也就用手抓住我的陰莖根部,用心的給我口交起來。 我張開兩腿,俯下身子,雙手抓住她那被魔鏡奶罩包得不緊不松的柔軟的奶子,一手一個,瘋狂的揉搓。


  ”操死你,日死你!操死你這個賤閉,我日你媽,日你姐。日死你這個賤婊子!“我一邊瘋狂地在小李的口腔里抽插,一邊回憶著我這兩個星期在日本的所見所聞。 是啊,以全世界到處采花的日本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各種方式的玩女人,才是真正的享受生活。


  小李聽見我的從來沒有講過的臟話,不緊停了下來,我也覺得有些失態,但下面的老弟卻正在關鍵時候,我只好使出蠻力,不管小李愿不愿意,按住她的頭,加緊抽插,直到把所有的津液射到她的口里,才兩手放開她,倒在了沙發上。


  小李忽地從地上站起身來,生氣的看著我。 由于我的津液還在她的嘴里,她也從來不會吞下去,所以看著津液掛在她嘴唇邊,和著嘴唇想罵我卻又不能的樣子,我哈哈笑了起來。


  ”呸!“小李陡然間湊近身來,把夾雜著她口水的精液,吐在我的胸前。


  我的笑聲嘎然而止。 這匹小烈馬,還真有你的。


  ”你今天有病“,小李氣乎乎地收拾起衣物,突然間像記起什么似的,一把解開那只青色的魔鏡奶罩,仍在我的身上,跑到我辦公室里的更衣室去了。


  是啊,我有病,這次日本之行對我影響很大,我也該從賺錢的一線下來,好好的計劃一下如何享受生活了。
  【完】